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都市 > 九天斬神訣最新章節 > 第913章 殺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天斬神訣最新章節 第913章 殺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殺!

曠世之戰!

林辰力敵山河掌教,仙魔二劍揮動,威能滔天,山河掌教也難以將其擊敗。

劇烈的碰撞爆發,但這一次,與之前的戰鬥卻有不同。

林辰身上那不斷肆虐的凶煞與戾氣,收斂了許多,他從某種狀態退出來了!

這是因為仙劍的緣故。

若非如此,他恐怕真的要完全沉入無心殺念,徹底成魔!

那可不是林辰想要的。

而腦袋恢複了清明,林辰對戰鬥的抉擇自然有變,畢竟憑藉現在的力量,他可以有更多的嘗試!

山河掌教不再是如俞華峰一樣,天壁一般擋在前路,不殺他,難以跨越。

如此,林辰便要先入山河殿!

他要幫蘇蘇斬開核心神像,奪回肉身!

林辰,在往前!

林辰冇有跟山河掌教死戰,他在不斷的尋找機會,往山河殿突進而去!

而看到這一幕,山河宮闕怎可能容許。

諸多強者聯手,不斷激發力量,輔助山河掌教,勢必要將林辰擋在山河殿之前!

山河殿更是在發光,神明威嚴,絕對不容褻瀆!

“殺了他,殺了他!”劉秋雨咆哮。

他此刻膽戰心驚,林辰真的要殺上來嗎,殺到山河殿?

林辰已經越過了廣場,在登梯!

他這毫不戀戰!

隻想要往前!

“這麼聽話?”絲西娜有些異樣,林辰斷不至於拚命為她去試探山河仙尊。

這麼說,林辰自己就是想要上去。

不過山河殿是山河宮闕的核心,山河仙尊就在那裡,林辰一旦進了山河殿,所需承受的壓力怕是倍增!

山河仙尊即便暫時無法親自出手,但作為凝聚了神胎的香火神明,不需要直接動手,也能夠鎮壓林辰!

登上去了,林辰真的要登上去了!

山河掌教的確比林辰更強,但他攔不住林辰,這樣下去,林辰真的要登上山河殿!

“林辰自知走不了,所以要做那古往今來唯一殺入山河殿的人不成!”

“單這一點,便可青史留名了!”

“但山河殿不是登仙殿可比,他進去了,就是自投羅網,再無機會!”

“且看他最後一舞吧!”

山河宮闕的人,真的要瘋了,心中直冒寒氣,他們都在出手,但為什麼,林辰還在往前!

這樣下去,真的要守不住!

“退,退回去,我們退回到山河殿!”劉秋雨嘶聲叫道。

恐懼占滿了他的內心!

那如同惡魔一般的林辰,那殺氣,便是向著他而來!

“林兄……”墨星瞳看著林辰一步步殺上來,他再度負傷了,傷勢越來越沉。

但他依舊再往前。

樊籬在手,他擁有了更多保命的能力,他真有機會殺上山河殿!

“阻止他,若被外敵登上山河殿,我山河宮闕,還如此立足!”

“不行,擋不住,他根本就是怪物!”

“噗噗噗!”

有人在死,除了有數的強者,其餘人,一旦靠近,便要被斬殺,而林辰距離山河殿越來越近,其他強者已經冇有緩衝的空間了!

若不走,那麼就要做好死的打算!

不走?

怎可能不走,他們為了力量,可以直接剝奪凡人性命,活祭他人,內心談何堅毅,靈魂談何忠勇!

死亡在麵前,怎麼可能擁有與宗門同進退的決心?

更不要說,這還不到山河宮闕的末路,自然更不想搭上自己的性命。

山河宮闕的人,在退,一退再退!

“山河殿都要被攻破了,他們竟然還在退,山河宮闕,當真令人不齒!”

“一群廢物,連與外敵死戰的決心都冇有,也配高高在上!”

“太難看,這山河宮闕,怎麼儘是一些貪生怕死之輩!”

山河宮闕的表現,太過讓人失望,如此宗門,他日若是與妖魔爆發全麵戰爭,他山河宮闕駐守的陣地,誰敢相信他們可以守得住?

怕是稍有劣勢,便要敗退!

一大仙宗,東域第三的大教,竟如此不堪。

山河掌教臉色難看無比,他想要攔住林辰,但林辰根本不給他機會。

原本林辰就擁有簡體「世界」和止水領域,攻防一體,最是適合騰挪突進。

如今,又有樊籬在手,如虎添翼。

林辰正麵一戰,勝不了背靠宗門的掌教,但打定主意不戰,對方也無法拿他如何。

繼續,往前!

那兩尊半步神國九,臉色陰沉,他們正要有動作,卻是絲西娜突然開口:“可彆亂動,不然,我可就不是看看了。”

“你!”

兩大強者咬牙,憤怒的盯著絲西娜,而絲西娜,隻是看著那山河殿。

她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殿宇,落在覈心神像之上!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真是令人期待!

“轟轟轟!”

虛空炸裂,若非此地乃是山河宮闕的核心地帶,恐怕一切都要毀了。

但這衝擊,依舊恐怖,而林辰,終於是踏進了山河殿!

他竟真的進去了!

世人嗟歎,林辰這一生,足矣!

入殿的瞬間,林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他身上似有無儘重擔,讓他舉步維艱。

周圍的空間明明冇有變化,但卻像是被擠壓得在扭曲一般!

這就是神明的威嚴!

不是之前遇到的偽神,也不是那苟延殘喘的雨神,而是現世之中,如日中天的山河仙尊!

來這裡,無異於取死之道,但林辰卻賭在這一刻!

蘇蘇!

這威壓隻出現了刹那,便消失了!

終於醒了嗎!

林辰感應到了蘇蘇的力量通過陰陽生死咒不斷湧入他的身體,為他抵擋了山河仙尊的威壓!

當下,林辰眼睛頓時一亮!

果然,蘇蘇始終冇有出麵,原因就在這山河殿!

這山河殿就是一道絕世屏障,隔絕了一切。

蘇蘇並冇有神魂,她隻能憑藉本能行事,她冇有感應到自己的肉身,而此地更是仙力震世,完全剋製她如今的陰詭之身,所以她冇有行動。

而現在,踏入山河殿內,她終於醒來!

“林辰,入了山河殿,你必死無疑!”劉秋雨大笑起來,在山河殿內,林辰怕是連一步都走不了!

山河宮闕諸多強者,皆是鬆了口氣,林辰到此為止了。看書溂

“讓我山河宮闕蒙受如此奇恥大辱,你也該死了吧!”山河掌教持劍,步入山河殿。

入殿,他的氣息則更為恐怖起來!

山河殿神威浩蕩,乃是神明之地,林辰執意踏足此地,讓山河宮闕顏麵儘失,被天下恥笑。

那麼,目的達到了,也該死了!

山河殿的力量,必將壓製林辰,他已經不可能再有閃避的機會,這一劍,必殺林辰!

劍斬!

卻是林辰,一劍樊籬,附加簡體「世界」,山河掌教這一劍,竟然冇有攻破!

這不可能!

山河掌教在山河殿內,實力大漲,而林辰則是被狠狠壓製,怎麼反而是林辰擋下了山河掌教的劍?

“不,不可能!”劉秋雨癱倒在地上,他渾身都在發抖。

隻是下一刻,一柄劍已經直接將他身體貫穿,林辰突兀的出現在他麵前,山河殿的禁製,也無法阻擋!

“救,救……我……”劉秋雨喉嚨中儘是血,含糊不清,恐懼無比。

“你敢!”周圍山河宮闕的強者,都是爆吼,殺向林辰!

隻是,樊籬一現,林辰竟然比俞華峰用得還要好,他們的攻擊,並冇有傷到林辰。

隨即,仙光暴起,林辰在劉秋雨身周佈下了樊籬。

樊籬將一點點的縮小,把劉秋雨的肉身與靈魂都不斷的壓縮,直至徹底崩碎!

這是無比痛苦的過程,林辰,會讓他好好感受的!

而同時,山河掌教的劍已經殺了上來,林辰瞬息避開,比之在山河殿之外,還要輕鬆!

山河掌教無法理解,林辰到底得到了什麼力量,為什麼突然變得更強了!

“你們的神還不出現,那我就先把這山河殿給拆了!”林辰冷聲道。

他與山河掌教在殿內大戰。

即便這山河殿非比尋常,但畢竟是一座大殿,根本無法承受兩大強者這樣的戰鬥。

所過之處,柱石崩塌,大陣碎裂,禁製層層寂滅。

今日這山河殿,都要化作廢墟!

世人……

世人已經看懵了,老實講,接下來發生什麼他們應該都不會再感到意外。

不過也有絕強者明白,此刻的林辰,已經不再是憑藉他本身的力量。

但究竟是什麼,冇人知道,也不想再深究。

現在大家心很累,隻想看到結局是什麼。

山河殿塌了。

廢墟中,卻有一物依舊聳立著。

山河仙尊的核心神像!

這就是山河宮闕的根,是天下信仰仙尊的香火願力的彙聚之地!

山河殿即便崩塌了,卻冇有傷到核心神像一分一毫。

神像之上,依舊神輝流淌,仙光綻放,那股威嚴,不可褻瀆!

林辰低低的喘息著,心中難以平靜,身體更是本能的在戰栗著,這不是他自己可以控製的。

是生命的本能在麵對危險的時候,自然出現的反應!

這就是山河仙尊的核心神像,林辰的本能在恐懼,他的氣運支流在示警。

如果林辰心誌不堅,恐怕已經掉頭就跑!

而這,隻是站在這神像麵前而已!

林辰咬牙,依舊要斬!

劍斬!

卻是核心神像表麵一重漣漪散開,這一劍,根本斬不到神像!

神禦!

這神禦,太過恐怖,根本不是此刻的林辰能夠斬開的!

連神禦都斬不開,談何斬開神像?

“夠了!”山河掌教臉色鐵青!

他知道這一刻山河宮闕是何等的失敗,被人殺上山門,被人連毀登仙殿山河殿,此刻,甚至被人以劍斬神像!

即便林辰根本觸碰不到神像,但這依舊是奇恥大辱!

這股憤怒,這種羞辱,他今生都不會忘記的!

可恨,可恨啊!

山河掌教眼中閃過一抹狠意,他再也不想忍了,直接催動了宗主令!

事已至此,已經冇有選擇了,絲西娜在,神境之下已經難有施為,而林辰此刻,妖異無比,力量來源無法判斷。

已經被逼上絕路了。

即便付出再多代價,也總比讓林辰繼續往前來得能夠接受!

山河掌教,通過宗主令,喚醒了一尊神境祖師!

下一刻,一道光柱在後山出現,直沖天宇,刹那間,無邊神威通天徹地的鋪展開來,就算是隔著傳影大陣,都讓世人心頭一凜!

就更不要說在場之人了!

山河宮闕的弟子儘數跪下,恭迎神境祖師降臨!

“哼”,絲西娜冷哼一聲,不過神境強者復甦,她得走了。

“孽障,你竟將山河宮闕逼到了這個份上,你很好,很好!”

“不過既然我宗神境祖師不得不出世,那你與我山河宮闕,也該有一個了斷了!”

“今日,你得死,明日,與你有關的人,不論是家人、親戚、朋友,都得死!”山河掌教聲音冰冷無比!

既然神境強者被逼出世,那山河宮闕必然要楊威,便拿林辰開刀!

其餘宵小,那些打算伺機而動,隨時從他們身上咬下一口的陰謀者,也必須徹底清除,以防今日之局出現後患!

林辰身體顫動著,那神境強者的力量,擠壓著他每一塊骨頭,每一寸血肉,要壓得他跪下來!

山河掌教掃了絲西娜一眼,看到絲西娜並冇有動作,頓時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絲西娜不會出手了!

“我先不殺你,讓你看著你的同伴死在你麵前!”山河掌教冷笑道。

神境強者顯化力量於人間,自然一切戰鬥都瞬間結束了。

卓斌他們被擒住,帶到了此地。

整個九域不是都在看著嗎,也好,那就讓世人見證,這斬殺外敵的一幕!

“林辰,你殺了那個凶手了對不對?”愛麗絲渾身是血,臉蛋臟兮兮的,她看著林辰,滿懷期待。

“嗯,他死得很痛苦,非常痛苦!”林辰點點頭。

“太好了!”愛麗絲展顏一笑,她對自己麵對的局麵毫無所覺,她隻想要為小萌他們報仇。

“都要死了,還笑”,卓斌無語,就不該一時衝動來這一趟,這下怎麼整,逃是逃不了,不知道跪下磕頭求饒對方聽不聽。

難搞哦。

封一秀傷勢最重,她本就是最弱的,但此刻隻是看著林辰,淺淺一笑。

“好,很好,都不怕死對吧,那本座就成全你們!”山河掌教寒聲道!

“且慢!”不過就在這時,卻有一道藍光急速而至。

又有外敵?

當他們山河宮闕是什麼地方,誰都能進嗎!

山河掌教眼神冰冷,看清來者,卻是微微一訝。

海族強者。

是當初在元初古礦,與九頭灰蛟爭奪造化的那一位,本以為已經回到東海,現在,竟然再度出現!

不過,這是什麼意思。

此人雖強,但還冇有本事與山河宮闕叫板吧!

維斯臉色也是蒼白,海族在這人族巨無霸勢力的核心地帶,自然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隨即他看到絲西娜,怔了一下,難掩震驚之色。

作為人魚族強者,他當然知道絲西娜,當年死掉的海怪中,甚至還有人魚強者!

不過他來此有任務,暫時冇工夫去管絲西娜。

“掌教閣下,我要帶走我族的小公主”,維斯開門見山的道。

“你覺得可能嗎?”山河掌教氣笑一聲,人魚族的公主又如何,山河宮闕也不是泥捏的!

今天要是就這麼放愛麗絲走了,那山河宮闕的威嚴何在!

如今神境強者甦醒,底氣更足,絕無可能答應!

維斯眼神一沉,他道:“人魚族的確式微,你山河宮闕不將我族放在眼裡,雖然愚蠢,但我能理解。”

“不過,小公主今日必須讓我帶走!”

“嗬,天大笑話,我看,你也不用走了,留下一起獻祭給仙尊吧!”山河掌教寒聲道。

什麼東西,也敢跟他叫板!

維斯卻也是冷笑了一聲,道:“閣下最好看清楚,她代表的可不是我人魚一族,她手中那盞燈,閣下難道完全冇有印象嗎?”

愛麗絲的燈?

那不是跟狼牙棒一樣揮舞著打人的兵器嗎?

山河宮闕多少人就是被這燈給砸死的!

不過此刻,山河掌教的確是第一次真正看向那盞燈,隨即,他瞳孔猛地一縮!

“先知古燈!”

“看來閣下對我海族瞭解頗深,所以,小公主必須跟我離開!”維斯冷哼道。

先知古燈,那是屬於海洋老人普羅透斯的神物,竟然交給了一隻人魚?ωω

山河掌教臉色變了變。

人魚族他不懼,但海洋老人,這個存在太過詭異了,也不知道活了多久,而且擁有先知之名。

他一個人的分量,就超過了整個人魚族許多。

山河掌教深吸一口氣,他終是忍了下來,艱難的吐出一個字,“好!”

維斯鬆了口氣,對方退讓了就好,否則,他恐怕也得死在這裡。

“殿下,跟我離開吧”,維斯對著愛麗絲道。

“我不走,我要跟林辰同進同退!”愛麗絲倔強的道。

“殿下!”維斯焦急的喝道。

憤怒可是會沖垮理智的,趁現在山河掌教還在以大局為重,先走再說,不然,這是對方打本營,要殺他們太容易了!

“愛麗絲,聽話,你跟前輩先離開,我冇事的,以後一定會去東海找你玩”,林辰笑了笑。

他始終擔心愛麗絲他們。

當時憤怒沖垮了一切,林辰直接殺上這山河宮闕,根本冇有想過後果,現在想來,雖然不會改變決定,但卻不會讓愛麗絲他們參與。

不過應該也阻止不了吧。

畢竟這恨,是大家的,不是他一人的。

而現在海族來接愛麗絲,自然再好不過。

“林辰,我不走……”愛麗絲搖頭,眼淚不斷往下掉。

“前輩,能否把他們三人都帶走?”林辰問道。

“現在你們是覺得可以談條件了是嗎?”山河掌教怒吼道,臉色都有些扭曲起來。

都想走?

把他們山河宮闕當成狗屎了嗎!

“絲西娜,給你喝了這麼多血,總歸是有點情分的吧,你不救我可以,幫我帶走他們!”林辰道。

絲西娜猶豫了一下,如今神境現世,她留下也有風險,看來山河仙尊雖出了問題,但山河宮闕將誓死維護。

的確可以走了。

她點點頭。

“絲西娜!!”山河掌教爆吼一聲。

“我說過了,要攔我,再喚醒一個神境才行,你現在去喚,我轉身就走”,絲西娜冷笑道。

山河掌教幾乎要把牙齒咬碎了。

但絲西娜不同於維斯,不同於那遠在天邊不知何處的海洋老人,她就在這裡,而且她就是如此之強!

“今日之事,我山河宮闕銘記在心,他日,必會償還!”山河掌教一字一頓的咬牙道。

“你們走吧,我要在這裡”,封一秀淡淡道。

“我不會死,你先走,我會再來找你的!”林辰蹙眉。

“我說了,我不走!”封一秀根本不聽。

“你就非要死在這裡嗎!”林辰怒道。

“跟你死一起,能接受”,封一秀笑了笑。

這個瘋子。

“斌子!”林辰喝道。

“我都隻剩半條命了……”卓斌無奈,當下黃沙湧出,將封一秀困住。

封一秀受傷沉重,根本無法反抗。

“我欠你人情”,林辰鄭重道。

“能活下來再說吧”,卓斌翻了個白眼,隨即小跑著到絲西娜身前跪下:“大姐頭,咱們現在就走嗎,趕緊的吧,不然那些傢夥反悔了!”

絲西娜最後看了林辰一眼,直接帶走了卓斌和封一秀。

“小公主,我們也走吧!”維斯道,不由分說,帶著愛麗絲飛入天空,隨即破空離去!

都走了。

林辰鬆了口氣。

原本他本來是想拜托絲西娜帶走三人,現在人魚族強者來插一手,自然比預想的情況要好許多。

而接下來,就剩他自己了。

“林辰,你可以死了”,山河掌教淡漠道,這次,不管誰來,都救不了林辰!

“誰知道呢!”林辰卻是笑了一聲。

他身周,突然湧出無儘血光,隨即,二十七枚殺骨舍利浮現,殺氣殺意,崩裂虛空,碾碎蒼穹!

“殺骨舍利,神國境九重才能凝聚之物!”

“不,不對,那殺骨舍利應該是被使用過,力量與傳說中的弱化不少!”

“但也恐怖絕倫了吧,而且他手上竟然有二十七枚之多,他去盜了西域大雷音寺嗎!”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強者都是驚呼,冇想到這最後時刻,竟然還有變數出現!

二十七枚殺骨舍利,這太恐怖了!

隻是,林辰要做什麼!

這殺骨舍利可不是兵器,也無法直接作為攻擊手段,今日這局麵,憑藉這些舍利,可改變不了!

而林辰,卻已經心神沉入熔岩世界。

他時隔很久,再一次見到了女神!

“喲,小辰辰!”女神露出玩味的笑容,“為了老婆,加油哦!”

林辰冇有迴應,隻是伸手,抓在一柄劍的劍柄之上!

不知道拔出這柄劍,九天斬神訣會如何,女神會如何,但此刻,他彆無選擇!

拔!劍!

劍名,殺生!

殺生一劍,出!

二十七枚殺骨舍利,瞬間受到了指引,刹那之間儘數冇入劍影之中,殺生劍影,直入第八次凝形!

所有殺意殺念殺氣,此刻皆入劍!

而這一次,是真正意義上的在拔劍!

斬天拔劍術!

林辰咆哮,揮劍斬神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