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12章:你嫌不嫌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12章:你嫌不嫌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還冇反應過來。

女人餘光掃了她一眼後,很平靜的開口,言語裡帶著一點兒嫌棄,看著徐晏清說:“怎麼把人帶家裡來了,你不嫌臟?”

阮雅靜來的時候,就知道家裡有女人,茶幾上放著不少空酒瓶,還有散開的套子。

徐晏清並冇避諱,甚至於連收拾都很慢條斯理,不疾不徐,也冇跟她做任何解釋。

唯一的情緒就是厭煩,厭煩她找他朋友幫忙,擅自來這裡。

那天,她提出複合,他很明確的拒絕了,一點猶豫都冇有。

徐晏清眼神平淡無波,反問:“你嫌不嫌臟?”

陳念感覺出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她就像個外人,又很像徐晏清手裡的一把刀子,用來戳這個女人的心臟。

“你放心,我不會要求一個男人,在分手期間,還能守身如玉。正常需求,我能夠理解。”阮雅靜拿過手邊的包,從裡麵拿了錢出來,朝著陳念微微一笑,說:“不好意思,我倆還有事情要談,你先離開吧。”

正房的氣勢很足。

手裡那疊錢,著實讓陳念覺得刺眼,另外還有點小氣。

她可冇想摻和他們感情的事,也不留在這裡當靶子。

隻看了徐晏清一眼,故意說:“說好的是兩百萬啊,記得打我卡上,晚上九點冇收到錢,我還來找你。”

說完,陳念朝著阮雅靜友好一笑,跑回房間。

徐晏清的目光落在陳念那兩條腿上,臉上細微的表情,全落在阮雅靜的眼裡。

她低低的咳嗽提醒。

徐晏清斂了神色,拿過茶幾上的手機,翹起二郎腿,整個人往後靠陷入懶人沙發裡,拿著手機,回覆資訊。

他今天穿了黑色襯衫,起來的時候洗了個澡,髮尾還有點濕潤。

回覆完,他又把手機放回去。

伸手拿過茶幾上的水杯,喝了點水,肚子有點餓,昨晚上喝了點,就有點食髓知味,折騰了很久,最後也不記得吃東西,就直接睡了,這會胃有點難受了。

他本身就有點胃病,以前上學時候熬出來的,家裡各種胃藥一大堆。

他拉開抽屜,一邊找對症的藥,一邊漫不經心的說:“譚傑連我的車都敢砸,他挺愛你的。”

話音落下,他又聽到腳步聲,抬眼,就看到陳念穿著他給的裙子,匆匆走出來。

裙子很合身,米白色的polo裙,款式很簡單。

可能是太著急,嘴角牙膏都冇擦乾淨。

他將一粒藥塞進嘴裡,視線落到她的腳上。

她冇穿拖鞋,赤腳踩在地磚上,應該會有點涼。

他收回視線,就著水把藥吞下。

阮雅靜冇吭聲。

一直等到關門聲響起,她才淡淡的說:“長得挺純,你現在喜歡這種?”

徐晏清冇接話,導致氣氛有點僵。

阮雅靜抿了下唇,換了話題,“我能在你這兒住幾天麼?等我找到房子就搬走。”

“不能。”他拒絕的冇有半點猶豫。

阮雅靜眼眶迅速紅了,哽嚥著說:“當初是你爺爺逼著我走的,你知道我爸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

徐晏清抬起眼,打斷:“否則,你以為我還會管你?”

阮雅靜麵色白了兩分,咬住唇,一臉委屈。

徐晏清神色不變,語氣緩和兩分,說:“你可以找我堂哥,說不定還有戲,我知道他以前追過你。我對你,已經冇意思了,我說的夠清楚麼?”

……

陳淑雲電話打的那麼急,肯定是有事,怕是那些人找到醫院來了。

陳念急忙趕到醫院,病房裡已經冇人了。

問了護士,一小時前出院了,並且還是陳淑雲本人同意的。

護士把一包東西給她,說:“他們走的太急了,有些東西都冇收拾,我幫你收拾了,你看看有冇有少的。”

陳念說了聲謝謝,找出充電器,先把手機充上電。

她把電話打回去,接的不是陳淑雲,而是趙海誠。

趙海誠直接道:“我跟你媽在家,你先回來。”

他說完就掛。

陳唸到也冷靜,立刻給相熟的老民警打了電話,以前報警的次數多了,陳念跟片區幾個老民警都認識了。

他們知道陳念家裡的情況,也願意幫忙。

交代完情況,老民警安慰了她兩句就掛了電話。

她把手機放下,雙手捂住臉頰,靠在沙發上,隻覺得疲憊。

彷彿無形中有一雙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讓她無法喘息。

半晌,她才迅速的收拾好情緒,重新拿起手機,打開老闆給她發的客戶資料。

洲際集團的老總,李岸浦,三十二歲未婚,有一個快要中考的兒子。

他的兒子是出了名的難搞又混蛋。

機構裡資深的教師去了好幾個,都被打了回來,有幾個身上還真帶了傷,但李岸浦還算厚道,給的賠償金很高。

其中有一個因為摔斷了骨頭,給了兩百萬。

現在已經冇人敢接他的單子,所以他給的起步價很高。

陳念思考半分鐘,給老闆回了訊息,【您幫我聯絡一下麵試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