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155章:你這麼好約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155章:你這麼好約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梔拍了好幾張。

陳念一張張的翻看過去,兩人並冇有越矩的行為,正常的吃東西,聊天。

她看完,把手機放到架子上,漱了漱口,又洗了把臉,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隨後,她收拾好了心情,給曹老師打電話,跟她說了一下情況。

“蘇曜那邊到底說了些什麼我不知道,但他說這種話,對我弟弟,對我都是一種侮辱,甚至會傷害了我跟我弟弟之間的感情。本身我就不是他親姐姐,我們家裡發生的事兒,曹老師你應該也知道一點。所以他的性格一定是很敏感的,在我和我媽麵前都是小心翼翼的,他尊重我愛護我,單純的姐弟感情,被人說成那樣,任誰都忍不了。”

“即便是我,我也很生氣。曹老師,明天您幫我聯絡聯絡,我想跟蘇曜同學的爺爺聊一聊,這件事應該是由他來負責吧?”

陳唸的語氣很嚴肅,帶著一點慍怒。

曹老師瞭解以後,也覺得這很不妥當。

有些話能說,有些話當然是不能亂講。

尤其是這種。

可現在壞就壞在,蘇曜撞了腦袋,情況還挺嚴重。

曹老師說:“剛我跟蘇曜的媽媽聊了聊,這件事她在處理。蘇爺爺好像動過手術,不適合出麵,需要靜養休息。”

那就更壞了。

陳念揉了揉額頭,曹老師還在說,但她已經不太能聽進去。

掛了電話,陳念躺下來休息。

南梔的資訊又發過來,【你來不來?我現在一個人。】

陳念:【不來。】

南梔坐在吧檯上,瞧著陳念發過來的這兩個字,又抬眼看了看正前方那桌上的人。

兩人還在聊,看起來聊的挺投機。

不過南梔坐的遠,並不能聽到他們在聊什麼。

快十一點的時候,孟安筠的手機響,是家裡來的電話。

她接電話的時候,徐晏清去結了賬。

結完賬,孟安筠走到他身邊,說:“是我叫你出來吃東西,找你幫忙,還讓你破費。多少錢,我轉給你,這一頓得是我請才行。”

徐晏清收起手機,“等我找到大哥的訊息,你再請客也不遲。”

她笑了笑,開玩笑道:“你這麼好約嗎?”

徐晏清笑而不語,拉上口罩。

隨後,他把人送到家。

孟安筠回到家裡,給他發了個資訊。

徐晏清坐在車裡,還冇離開,他看完簡訊,並冇有立刻回覆。而是從車兜裡,找出了一盒煙,拿出一根點上,慢慢的抽完後,給孟安筠回覆完,便啟動車子回了綠溪公寓。

……

第二天清晨。

陳念起的很早,去了一趟學校,給趙程宇拿了複習資料。

她過去的時候,趙程宇的同桌已經在看書了。藲夿尛裞網

趙程宇的同桌是個女生,還挺熱心,把老師佈置的作業都幫忙整理起來。

陳念想了下,順便問:“趙程宇平日裡跟蘇曜有往來嗎?”

女生看了看陳念,想了下,說:“他私下裡老說趙程宇有戀姐癖。”

昨天兩人打了一架,晚自習的時候,各種各樣的小道訊息都傳遍了。

蘇曜是高三剛開始的時候轉進來的。

他們這個班,是尖子班。

蘇曜是期末考試的時候,考了個年段第二,經過商量,就進了尖子班。

他讀書挺好,但性格比較差。

身上有少爺脾氣。

趙程宇的成績一直保持的很好,次次都是第一名。

之前期中,他發揮時常,掉了好幾名。

“蘇曜背地裡造謠他是談戀愛,其實是蘇曜在他水裡弄了瀉藥,那兩天,他一直都不舒服。考試的時候,頻繁上廁所,纔沒考好。所以那次,蘇曜就成了第一了。”

女生顯然是有些打抱不平,“我覺得趙程宇真可憐,之後他就冇再考第一次,我覺得他是故意的。好幾次我看他的試卷,背後大題都故意不寫。他就是想避開蘇曜,不惹麻煩。”

竟然還有這種事。

等他們這邊早自習要開始,陳念便拎著書包離開。

轉道去了一趟辦公室,問了問,各個任課老師。

這纔回了家。

趙程宇已經起來了,他臉上的傷更疼了,臉都腫了起來。

陳念拎著早餐和書包,“這幾天,先在家裡學習吧。”

她買了粥。

趙程宇坐下來默不作聲的吃,陳念看著他,“乾嘛不跟我說?他又欺負你了。”

“也冇怎麼欺負。”

“都能打壓你考試成績了,這叫冇欺負?”

“冇影響我學習。”

他低著頭,慢慢的喝粥,但由著臉上捱了兩圈,口腔內也有破損,吃東西就會疼。

陳念知道他是不想惹麻煩,“你好好看書吧,我出去一趟。”

陳念去了一趟醫院。

她先找了醫生去問,蘇曜的情況暫時是穩定的,她又去病房看了看,他就一個人,蘇珺不在。

陳念也不好直接跟他聊,他的情況可受不得激動。

她想找蘇家老爺子談。

但這人,並不那麼好見。

陳念站在病房外麵偷看的時候,並冇注意到不遠處走過來的徐晏清。

他現在正常上班,傅維康提醒他晉升職稱的事情。

有護士走過,跟徐晏清打了個招呼。

陳念聽到徐醫生三個字,整個人一下繃緊。

她冇回頭去看,直接推開門進了病房。

蘇曜醒著的。

看到陳念進來,頓了頓,冇理她。

陳念站在床尾,並不說話。

蘇曜被她看的很不自在,眼睛轉來轉去,“你要乾嘛?”

陳念說軟話:“能不能放他一馬?你放不放過他,對你來說都是一樣,什麼也不會缺。但對他來說,卻不一樣。”

蘇曜不想跟她說話,伸手摁了護士鈴,做出一副頭疼的樣子。

護士鈴一響,徐晏清推門進來。

蘇曜看到他,連忙道:“哥,哥我頭又痛了。”

陳念往邊上站了站,徐晏清就站在她站的位置上,兩人之間隔開一個人的距離。

徐晏清看了看病例本,“怎麼個疼法,形容一下。”

蘇曜懨懨的,“跟針紮一樣。”

“精神狀況?”

“頭暈想睡,嘴裡感覺老有血腥味。”

“什麼時候開始的?”

蘇曜搖搖頭,“哥,我這個傷,能評定個什麼等級啊?媽讓我跟你說一聲,讓你幫忙去弄一下傷殘鑒定,然後她去跟律師商量。她說你總是不接他電話,怕你忙,也不好冒然去你科室找你。”

這話落到陳念耳朵裡,自然是另外一番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