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178章:一家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178章:一家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晚,家裡的人難得齊全,鄭文澤也早早回來。

明天週六,鄭擎西也回了家。

連忙把自己物色好的跑車,給鄭文澤看。

鄭文澤對他挺寵的,基本提什麼要求都會滿足。

鄭擎西這人雖然混賬,但他學習成績卻很好。

高分進的東源大學,也屬於985了。

他學的是金融學,盛嵐初最近在考慮把他送出國去鍍金。

他很有做生意的頭腦,十八歲的時候,跟著鄭文澤去公司聽例會,就很有想法。

因此,他在外頭隻要不惹出大禍,夫妻倆基本不阻礙他的業餘愛好。

也不吝嗇於給他花錢。

他最大的業餘愛好就是玩車。Μ.5八160.cǒm

他到現在還惦記著李岸浦的那輛改裝車,確實厲害。

鄭文澤:“這種車,家裡不是有三輛了嗎?怎麼還要。”

“隻是看著一樣,開起來可不一樣。現在訂車,還要等三個月就能到手,再晚點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了。”

“你可給我小心點,玩車有風險。”

“我車技那麼好,有風險的是彆人。”

盛嵐初從廚房出來,用消毒紙巾擦手,拿過他的手機看了看,說:“不準。”

“媽。我也就這幾年能玩玩,等我畢了業,進了公司,我就收心了。”

盛恬坐在另一邊,嘁了一聲。

盛嵐初注意到她,看向她時,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說:“怎麼那麼不小心感冒了?”

盛恬聞聲,臉上的笑容多了一點兒討好,“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感冒了。”

“去醫院檢查了嗎?”

“在海市的時候去查了一下,就做了個血常規。”

“嗯。明天再去查一下,血常規和b超都做一個,仔細一點好。”

鄭文澤聽到這些,纔將注意力看向盛恬,“怎麼了?”

盛嵐初伸手在鄭文澤腿上壓了一下,說:“女人的事兒,你就不要多問了。”

鄭擎西收起手機,抱著胳膊,打量著盛恬。

盛恬討厭他的目光,回瞪了他一眼。

鄭擎西翻了個白眼,“蠢貨。”

盛恬一咬牙,到底是冇有罵回去。

她隻是看向盛嵐初。

然而,盛嵐初彷彿冇聽到,拿了手機,要去約婦科專家醫生。

盛恬:“媽,我自己去查就行了。”

“這是大事兒。我肯定是要陪你去的。”她說著,起身去偏廳那邊打。

……

晚飯時間,陳念纔下來。

她用遮瑕膏,把眼周圍做了一下遮掩,頭髮放下來,倒也不怎麼看的出來,就是嘴角的傷口還有點明顯。

她到樓下,就看到他們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場景。

畫麵很溫馨。

她站在邊上,視線落在鄭文澤的臉上,他看著鄭擎西的目光那麼的寵溺。

她冇出聲,就一直看著。

鄭擎西跟鄭文澤聊了一會財經,又開始說他的車。

鄭文澤一點也冇有不耐煩,非常耐心的聽著。

他看起來真像一個好爸爸。

盛嵐初想叫傭人上樓叫陳念,一轉頭就看到了她,“悠悠,你站那兒乾什麼,過來啊。”

陳念淺淺笑了笑,依言走過去。

她看了鄭文澤一眼,他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很多,朝著她笑了一下,喚了一聲悠悠。

陳念:“爸。”

一個字而已,卻像把刀子一樣,紮到心裡。

她垂著眼,維持著表麵的平和。

廚房那邊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盛嵐初拍了拍鄭擎西,“吃飯了。”

幾個人落座。

陳念回鄭家以後,除了回來第一天,一家人是齊全的,之後就冇有這麼齊全的一塊吃過飯。

飯桌上,盛嵐初提到了老太太,說是快過年了,接過來一起過年。

鄭文澤把這事兒交給了陳念。

吃完飯,盛嵐初特地過來,看了看陳唸的臉。

撩開頭髮,能看到眼尾處,還有點淤痕,嘴角也是。

不過這都能遮住。

“慈善宴還是你去吧,恬恬懷孕了,估摸著也就一個多月,還不是很穩。而且她還感冒了,得好好養著。明天下午吧,我給你個地址,你到時候去試一試禮服。”

“好吧。”

這時,鄭擎西過來,手搭在陳唸的肩膀上,說:“我也要去。我去保護姐姐。”

陳念側過頭,與他對視了一眼。

“姐姐第一次去這種場麵,肯定是不適應的,身邊得有個人呀。”

盛嵐初:“行。那你可是要說到做到,好好保護你姐姐。”

“那是必須的呀。”

陳念淡淡的笑,並冇有多言語。

……

翌日。

盛恬很早就來敲了陳唸的門,她昨晚上說服了盛嵐初讓陳念陪著去,正好盛嵐初公司的事兒也忙,就同意了。

盛恬今天素顏。

盛恬站在旁邊看她塗粉底,仔細看了以後,才發現她這臉傷的可不輕。

還有,她皮膚也是真的好。

陳念弄完,就擦了一點唇膏,帶一點點顏色,很淺,很貼合自然的唇色。

她這樣就很偽素顏,特彆的小白花。

女人看了都覺得純的讓人舒心又心動。

盛嵐初約的是婦保院的專家醫生,連b超那邊也都一併約好了。

到了就能直接查。

b超做出來,時間還真對得上。

盛恬拍了照片,發給了盛嵐初。

隨後,她帶著陳念去了九院。

路上,她去弄了一套護士服,一套護工的衣服。

兩人在車上換好衣服,盛恬紮了低馬尾,戴上口罩,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盛恬說:“一會你幫我打一下掩護,我進去,你在外麵等我。”

陳念:“那我為什麼要穿這個?”

“不然你站在門口多顯眼,你穿著護工的衣服,就冇人會注意到你了。”

盛嵐初說了,徐家不讓人探視,想去見徐晏清,得想彆的法子。

“好吧。”陳念把口罩戴好。

盛嵐初看了她一眼,覺得她現在露出半個臉,有點過於好看。

就拿出化妝包,把她的眉毛化粗了一點,又給她在眉心靠左邊點了個大黑痣。

隨後,兩人進了醫院。

陳念從樓梯上,盛恬坐電梯。

盛恬到了以後,在安全樓道門口等了一會,陳念還冇出來,她就發了個微信,先進去了。

病房裡就林伯一個,他看了看時間,喊的看護還冇來,他得回一趟宅子,給老爺子去做頓飯。

護士進來,他冇起身。

盛恬心跳如鼓,走到床邊。

徐晏清醒著,小桌板上放著筆記本電腦。

盛恬掃了眼電腦螢幕,上麵是人工耳蝸的相關手術資料。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