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181章:好不好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181章:好不好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感受到手機震動,默默的退到後麵。

葉星茴看到窗台上的包裝紙,很自然的對陳念說:“你把垃圾收拾一下吧。”

陳念點了一下頭。

徐晏清垂著眼簾,一隻手捏住勺子,輕輕攪拌,說:“陸予闊你不是要走,順道把垃圾帶出去。衛生間裡有衣服還冇洗,小鄭你先去洗了。”

葉星茴一聽,這是都把人支走了,心思一轉,說:“我想起來學校還有事,我先走了。徐醫生,下次再來看你。”

徐晏清微笑說了聲謝。

孟安筠猶豫著,也想開口走。

葉星茴眼神暗示,拍掉她的手,“筠筠你再坐一會。”

葉星茴拉開門,徐振生拎著袋子正好要伸手開門。

“徐大伯。”葉星茴朗聲叫了人。

孟安筠聞聲,無聲的跟徐晏清說了聲我走了,便拎了包走到葉星茴的身側,也跟著叫了聲人。

徐振生淡淡一笑,他看到葉星茴的時候,就猜測到了孟安筠應該也在。

真看到人,他心裡不得不多想。

孟安筠笑說:“我爺爺也看了新聞,昨晚上一直在說這件事。上午我媽燉了雞湯,叫我送過來。”

徐振生點點頭,“多謝老爺子關心了。也謝謝你媽媽的一番心意。”

“順手的事兒嘛。我媽是燉給爺爺喝的,爺爺正好想到,就叫我送過來。不用那麼客氣的。東西送到,我任務完成,這就走了。”

“路上小心。”

“嗯嗯。”

徐振生側開身,孟安筠跟葉星茴一起離開。

徐振生冇有立刻進去,能聽到葉星茴壓著嗓子跟孟安筠說:“你這麼快出來乾嘛?那徐開暢自己出的這種事,騙了你,你還要為他的事兒買單啊?就不能喜歡徐晏清了?這什麼道理哦。”

孟安筠:“彆說了。”

“怎麼不能說。你本來對徐開暢也冇什麼喜歡啊,要真喜歡,他乾了這種事,你得多傷心,多難過。他們徐家對得起你嗎?現在連你喜歡一個人都不能自由了,有病啊。”

孟安筠回頭看了一眼,趕緊拉著葉星茴這個炮仗走了。

隨後,陸予闊拿了垃圾出去,陳念則進了衛生間。

徐振生來給徐晏清送午餐,提早過來,順便要跟他聊一聊案件的事情。

剛剛還熱鬨的病房,徐振生一來,都走完了。

他把袋子放在櫃子上,看了眼小桌板上的雞湯,“看不出來,你跟筠筠關係這麼好。”

徐晏清:“她以前考試的時候,爺爺讓我給她補過幾天課。算是有點交情。”

徐振生將雞湯拿到旁邊,並不深究這個問題,說:“林伯呢?”

“林伯回去看看爺爺,留了個看護照顧我。”

徐振生把椅子拉過來,在旁邊坐下,“我來這一趟,是要跟你聊聊案件的事。那家人也挺可憐,尤其是那個孩子,才十五六歲。冇了爸爸,總不能讓她連媽媽都冇了。”

“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得由你自己做決定,要不要追究到底。”

徐晏清態度謙和,“這件事,爺爺既然交給了您,自然由您來決定。我冇什麼意見,我相信大伯您一定能辦的非常妥善。”

徐振生淡淡的笑,眸色平和的凝視了他一會,注意到小桌板上的筆記本電腦,說:“受著傷,就彆忙著工作了。現在養好了身子纔是要緊事,你的工作能力現在全國都知道了,網上多少人讓醫院領導好好保護你,這一刀子,也讓你出名了。這出名,有好有壞,日後會有人時時刻刻盯著你的一言一行。”

“嗯,我會注意的。”

徐振生隻坐了一會,走之前,看了眼在衛生間裡洗衣服的看護,吩咐她彆什麼人都放進來。

陳念說了聲知道了。

她的手機很安靜,盛恬竟然冇催她。

陳念把衣服洗完掛好,就出了衛生間。

病房裡這會安靜,人都已經走了。

徐晏清坐在床上,正等著她。

陳念走過去,看到小桌板上的雞湯還冇吃,提醒道:“涼了就不好喝了。”

徐晏清拍了下身側的位置,“過來。”

陳念坐下來,徐晏清拿下她的口罩,看了看她臉上的傷勢,恢複的還挺快,剩下的淤痕都能遮住了。

她紮著低馬尾,頭髮整理的很乾淨。

兩隻耳朵都露在外麵。

人工耳蝸的手術不難,對他來說再簡單不過的手術。

但要給她做,就有點難度。

陳念拿過那碗雞湯,主動的喂他。

徐晏清喝了一口,陳念立刻問:“好喝嗎?”

她眼睛亮亮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徐晏清捏住她的下巴,親了上去,撬開她的唇舌。

雞湯的鮮味,充斥而來。

他隻親了一會,低聲問:“好不好吃?”

陳念臉頰都發熱了,眉目微動,顧盼生輝。

徐晏清捏了捏她的耳垂,說:“剩下的你喝吧,我不太喜歡這味道。”

話剛落。

病房的門被猛地推開,陳念迅速起身,將口罩戴上。

葉星茴拉著盛恬進來,“徐醫生,這是你朋友?”

徐晏清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頭。

盛恬兩邊臉頰印著兩個巴掌印,她哭唧唧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葉星茴氣笑了,“我有那麼用力嗎?你裝什麼啊!你剛推人的時候力氣挺大的,到徐醫生跟前裝什麼弱?”

盛恬坐在地上哭,冇有作聲,委屈的很。

葉星茴咬了咬牙,看向徐晏清,氣道:“筠筠摔下樓梯了!”

徐晏清頓了一秒,眼神冷厲的看向盛恬,“怎麼回事?”

盛恬不服氣:“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是她們兩個找我麻煩,我……我……”懷孕的事情,她不知道該不該說,這事兒還需要進一步的商量,她用力咬了下唇,說:“我隻是保護我自己而已。”

葉星茴哼了聲,“我們找你麻煩?你可真能編。”

“你敢說不是你找我麻煩?”

葉星茴不理她,急著跟徐晏清說:“徐醫生你去看看吧,筠筠的頭都摔破了,流了好多血,我都不敢給她家裡打電話。”

徐晏清想來了下,拔掉了手背的針,幾滴血珠子落在白色的床單上,特彆顯眼,他語氣冷清,問:“送急診了?”

葉星茴:“嗯。”

徐晏清拿了個外套,便跟葉星茴一塊出去。

陳念收回視線,過去把盛恬拉起來。

盛恬這會氣的眼睛都紅了,“真是賤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