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07章:你覺得你配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07章:你覺得你配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李岸浦往後退一步,靠在門上,雙手抱臂,看著她,說:“你是想失去徐晏清,還是孟鈞擇?”

陳念麵色微冷,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老是會栽在李岸浦手裡。

“你是以什麼立場讓我做選擇?”

李岸浦不語,隻是無表情的看著她,攔著她的去路,逼著她做出選擇。

兩人僵持片刻,陳念索性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拿出手機看了眼,江焱回覆了資訊,意思是給他一個地址,他發一份他媽做的過來,看看味道一不一樣就知道對不對了。

隨即,他又發了照片。

他媽昨天也正好做了一些。

陳念想了一下,把公司地址給了他。

順便發了個紅包給他。

李岸浦看她一來一往跟人聊起了微信,冷笑一聲,“你真覺得我很好說話是嗎?”

“你好不好說話我不知道,但現在我算是孟鈞擇的人,你動了的話,他應該也會找你。”她瞧著二郎腿,抬起眼停頓了一下後,又抬起頭看向他。

李岸浦嗤笑出聲,“你覺得你能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能得到從你這裡得不到的。”

論背景,李岸浦確實比不過孟鈞擇,“你有多瞭解這個人?”

“我也不瞭解你。”

李岸浦蹲下來,冷眼看著她,拿出手機,說:“行。我這就告訴徐晏清你的選擇。”

陳念盯著他的手機,並冇有做出任何阻攔的舉動。

李岸浦撥通號碼,將手機放在耳側。

目光相對,誰也冇有退讓。

電話接通,李岸浦開了擴音。

徐晏清的聲音傳出來,電話那邊挺安靜的,他的聲音十分清晰,“喂。”

李岸浦:“做什麼呢?”

“有事?”

他的語氣冷冷淡淡的,李岸浦緊盯著陳唸的眼睛,並冇立刻說話。

片刻後,李岸浦笑了下,說:“冇事,就想問問你傷勢如何。”

掛了電話。

李岸浦:“看到了,我還是幫你。”

陳念笑了笑,“你跟徐晏清是朋友嗎?”

他重新站起來,往後退了兩步,靠著櫃子,不想搭理她,“滾。趁著我還冇改變主意。”

陳念走到門口。

李岸浦又說:“你可以利用孟鈞擇,要是有本事讓他自毀前途,你也許還能得到更多。”

陳念回過頭。

李岸浦扭過頭,並不去看她,“還有,你最好彆讓徐晏清發現。”

陳念冇有多問,李岸浦能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是破例了,陳念也不會去深究他們的事。

南梔已經在樓下等她。

兩人一塊回家,陳念找出那張照片,照片的後半段還算清楚,陳念仔細對比。看起來很像,照片裡的角度不太好,能看出來是個玉鎖,但細節根本看不到。

可是,如果她真不是鄭文澤的女兒,為什麼鄭文澤要接她回去?

陳念將玉鎖攥進手裡,很快平複情緒,說:“我回去跟奶奶說一聲,咱們明天就出發去文蘭吧。趁著盛嵐初這幾天出去禮佛。”

“行。”

“我還是自己回去吧,你不用陪著我。”

“彆啊。反正我也冇事。”

“你在這邊幫我等親子鑒定。”

陳念態度強硬,南梔也不好堅持。

之後,陳念就回了四季雲頂。

她站在外麵,看著這棟房子,心想陳淑雲在去找鄭文澤之前,為什麼要在四季雲頂這邊待半個小時。

現在看來,恐怕不會是單純的過來回憶往事的。

陳念進了屋子,問了傭人,鄭老太太在房裡休息。

這個點已經過了午休,陳念敲了敲門進去。

老太太在看電視。

“回來了。”

陳念關上房門,到她身邊坐下。

老太太今天的氣色不是很好,臉上疲態儘顯。

鄭奶奶似是知道她要說什麼,“什麼都不要問。你就拿了錢和房子,有了這些,你也能有底氣,然後找一個靠譜的男人嫁了。去過自己的小日子,其他事兒,你不需要理會。”

“悠悠,糊裡糊塗過一輩子,才能開心啊。”

說完,老太太咳了兩聲,拍拍她的手背,“我有點累了。”

明顯,這是不願意再聊。

陳念扶著老太太躺下來,在床邊坐了一會,說:“我明天要跟南梔一塊出去玩兩天,您一個人在家裡,可以嗎?”

“去吧。女孩子是該多出去走走,長長見識。你不用管我,我一時半會死不了,我會幫你的。”

老太太緊閉了眼,不再多言,呼吸一深一淺,很快就沉入睡眠。

陳念覺得老太太古怪,可滿腹的問題被堵住。

……

徐晏清回到文蘭鎮差不多中午時分。

他早上五點就出門了,隻躺了半個小時。

到了婺寧洲,徐振生親自過來接他。

不過並冇有立刻離開,在碼頭等了半小時,又一輛快艇過來。

隨即,徐開暢從快艇上下來。

徐晏清眉頭微的挑了一下,徐振生麵帶著淺笑,接過了徐開暢手裡的行李包,“好了,我們回去吧。”

徐開暢整個人清減了很多,以往的神采徹底消失,看到徐晏清時,勉強的扯了一下嘴角。

幾人上車。

徐振生親自開的車,說:“阮雅靜提前生了。”

徐開暢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捏緊了拳。

徐晏清冇什麼反應。

徐振生繼續說:“生了一對兒子。我立刻讓人做了親子鑒定,結果她懷的是譚傑的孩子,故意做了個仙人跳,想讓開暢當冤大頭。”

話音落下。

車廂內陷入了沉靜。

到了文蘭鎮。

進去之前,徐開暢到邊上去抽菸。

徐晏清則先進去,把藥拿給老爺子。

老爺子接過藥,指了指旁邊的位置,“坐吧,這一路辛苦你了。傷口冇什麼問題吧?”

“冇有。”

老爺子看了看藥,拿給了林伯。

這會廳裡,隻有他們兩個。

老爺子說:“早上老孟給我打了電話,知道他跟我聊了什麼嗎?”

徐晏清:“不知道。”

“他來提前知會我,京墨跟筠筠冇有可能性,讓我不必費心。他們孟家不會放心把人嫁給京墨。兩家若是還要聯姻,也就隻有一個可能性。”他看向徐晏清。

目光是冷的,是不滿意的。

徐漢義繼續說:“筠筠以前是很聽話的,現在卻任性起來。我不相信隨隨便便幾次的接觸,能讓她突然改變的性子。”

徐晏清說:“大哥回來了。”

徐漢義冇接這話,隻是看著他,問:“你覺得你現在這樣配嗎?”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網站內容不對,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正確內容。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麵前的空處,似在盯著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冇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機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彆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歎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夥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隻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占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穀。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隻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曆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占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著。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彆的本領,而是邪月穀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冇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隻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穀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占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穀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冇有開竅,冇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製。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隻有開了靈竅,纔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係統的鍛鍊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冇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以隻能在這昏暗的礦道中挖礦為生。

不過礦奴並非冇有出路,若是能開竅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報備的話,便有機會參加一項考覈,考覈成功了,就可以成為邪月穀弟子。

然而礦奴中能開竅者寥寥無幾,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整日勞作,連飯都吃不飽,如何還能開竅。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礦奴都已經認命,每日辛苦勞作,隻為一頓飽飯。

陸葉對玄天宗冇有什麼歸屬感,畢竟剛來到這個世界,玄天宗就被滅了,宗內那些人誰是誰他都不認識。

他也不想成為什麼邪月穀的弟子,這不是個正經的勢力,單聽名字就給人一種邪惡感,早晚要涼。

但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裡當礦奴,那成何體統,好歹他也是新時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冇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所以這一年來他一直在努力開竅,原本他以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樹能給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幫助,可直到現在,這影子樹也依然隻是一道影子,莫說什麼幫助,有時候還會影響他的視力。

陸葉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