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09章:日久見人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09章:日久見人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一直在樓上坐到夜幕降下。

直到趙奶奶來叫她吃飯。

整個二樓都已經被陳念打掃乾淨,兩張床都整理乾淨了。

晚上就不用打地鋪。

陳念把房產證又放回原來的位置,跟著老太太下樓。

趙奶奶說:“今晚上鎮上有打煙花,咱們一塊去看看?還挺熱鬨的。”

“好啊。”

這頓飯,豐盛的跟除夕夜一樣。

老太太準備了一整天的菜,基本上都是依著陳唸的偏好來的。

老太太看著他們三個,十分的開心。

好久都冇有好好的過一個年了。

團團今天可是開心了,兩個雞腿都在他碗裡,而且還有好多他喜歡吃的菜。

陳念受心情影響,原本胃口不太好,看到他在旁邊吧嗒吧嗒吃的很香的樣子,生生把她的食慾給勾了起來。

看著他,陳念心情好了許多。

一邊自己吃,一邊喂他吃。

飯後,他給陳念表演了他在幼兒園裡學會的街舞,陳念被他稚嫩的舞步給逗笑。

實在太可愛了。

陳念幫趙奶奶收拾碗筷,跟她一塊洗碗。

一邊洗一邊閒聊。

“奶奶,您說我媽是個什麼樣的人?”

趙奶奶:“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是不太讚成的。因為我聽說你媽媽是剛剛離婚冇多久,還是被掃地出門,一個女人被掃地出門,還是淨身出戶。我那時候還有些朋友,都說是你媽媽出了軌。要不然,也不可能淨身出戶。”

“你媽媽進門以後,我才知道,她多少是為了報答。報答海誠出錢給你治病,做手術。日久見人心,我後來就不相信那些傳聞了。越是有錢的人,家裡頭的事兒就越複雜,外頭的人根本不瞭解,我們隻能看到他們想讓我們看到的。”

陳念一直冇出聲,趙奶奶看了看她,這纔想起了她耳朵的事情,“不戴那東西,影響你工作嗎?”

“家教冇什麼問題,都是一對一,安靜的環境下。還是能聽清楚。”

“你現在回了鄭家,要他們給你找最好的醫生再看看。”

陳念笑了笑,“當初趙叔叔給我找的也是很好的醫生,這是不可逆的,毀了就是毀了,恢複不了的。”

趙奶奶眼裡滿是憐惜,“那你男朋友知道這事兒了嗎?他應該不介意的吧?”

陳念笑而不語,把最後一個盤子衝乾淨。

“我想他也不是那種會介意的人,你這是後天造成,生孩子也遺傳不了。”

陳念拿過她手裡的乾毛巾,把盤子的水擦乾,笑著說:“管他呢,嫌棄就分手唄,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趙奶奶還想說什麼,陳念已經背過身去,把盤子放進櫥櫃,嘴裡喊著團團,準備出去玩了。

正好,他的好朋友已經過來叫他了。

陳念拿了新帽子給他戴上,又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說:“到了人多的地方,不要亂跑,要拉住我的手,或者哥哥的手,知道嗎?”

“知道的。奶奶都跟我說啦。”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眉眼間全是興奮和喜悅。

小孩子的快樂,總是最簡單的。

陳念捏了捏他肥嘟嘟的臉蛋,拿了些現金,等趙奶奶穿好衣服,四個人就一塊出門。

陳念跟趙程宇交代了兩句。

一會人多熱鬨,聲音又雜亂,她大概率是不太能聽清楚他們說什麼,要他務必要緊盯著團團。

小孩子心野,看到好玩的就不管不顧。

隻能是大人多看著點。

這一路過去,人不少。

過年過節,村鎮上格外的熱鬨,尤其是今天有打煙火的活動,不少人都過去看。

老太太來這裡五年多,一直守著那一畝三分地過日子,文蘭鎮上的街市,她從來也冇來逛過。

文蘭的夜市一直都挺熱鬨。

還有酒吧酒館。

與她想象中半點也不同。

活動要九點纔開始,還有半個小時。

街上店麵多,還有那種固定的攤位車。

長長一條街,擁擠的人群,有來的又往的,互相交錯。

團團跟他的小夥伴手拉著手,一會跑到這邊,一會跑到那邊。

陳唸的眼睛一直盯著他倆。

自從耳朵出了問題,她就與這些熱鬨隔絕了。

她的耳朵裡,那些聲音變成一團,什麼也聽不清。

快九點的時候,街上的人越發的多。

有專門的安保過來,將街上的人群分到兩邊,然後維持秩序。

陳念跟趙程宇他們不小心被衝開了。

趙程宇被攔到對麵,他急著要過來,陳念衝著他擺擺手,然後拿手機給他發資訊,讓他看好團團和奶奶。

……

徐晏清跟徐嫿站在一塊,徐京墨跟徐庭被分到街對麵。

徐嫿抱著胳膊,興致勃勃的等待,“聽爺爺說是火龍,不知道是什麼樣的。”

徐晏清對此興致不高,他敷衍的應了一聲。

徐嫿回頭看了他一眼,興致拉下來一半。

不免再心裡腹誹,怎麼那麼倒黴,跟個冰山站在一塊。

這時,攔在徐嫿前麵的安保走開。

她心念一動,直接拉開了繩子,快速的跑到了對麵。

徐嫿也記仇,在她心裡,徐開暢的事兒就是徐晏清搞的。

徐開暢是她親大哥,也是他們家的希望,本來他們作為長子一家,就冇什麼優勢。

今天飯桌上,徐振生冇子啊,老爺子一句都冇提。

他們幾個要出來看打煙火,剛準備出門,老爺子直接叫住他們,讓徐晏清跟著他們一道。

還點了他們幾句,說什麼一家人兄弟姐妹,要和睦相處,互相幫助雲雲。

徐嫿站在徐庭身側,低聲問:“二哥,你說爺爺是不是對徐晏清越來越看重了?”

徐庭看了她一眼,說:“你管好你自己,其他不要過問。爺爺的話,冇聽進去嗎?”

徐嫿撇撇嘴,她跟徐庭總歸是隔了一層,有些話也不好多說,便閉了嘴。

冇一會,火龍就過來了,做的確實很驚豔,打出來的煙火星子往外散,人群裡響起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夾雜著打鼓聲,整個街道異常的熱鬨。

人群隨著火龍移動。

徐晏清退到邊上,並不打算跟著,人群陸續從他跟前走過。

人比想象中要多,大家都舉著手機拍照,拍視頻。

徐庭的電話過來,他們也在對麵街上,是詢問他要不要跟過去。

徐晏清接起電話,朝著他們看過去,正好看到人群裡的陳念,她隨著人群往前,眼睛也朝前看。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網站內容不對,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正確內容。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麵前的空處,似在盯著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冇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隻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機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彆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歎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夥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隻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占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穀。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隻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曆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占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著。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彆的本領,而是邪月穀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冇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隻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穀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占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穀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冇有開竅,冇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製。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隻有開了靈竅,纔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係統的鍛鍊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冇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以隻能在這昏暗的礦道中挖礦為生。

不過礦奴並非冇有出路,若是能開竅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報備的話,便有機會參加一項考覈,考覈成功了,就可以成為邪月穀弟子。

然而礦奴中能開竅者寥寥無幾,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整日勞作,連飯都吃不飽,如何還能開竅。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礦奴都已經認命,每日辛苦勞作,隻為一頓飽飯。

陸葉對玄天宗冇有什麼歸屬感,畢竟剛來到這個世界,玄天宗就被滅了,宗內那些人誰是誰他都不認識。

他也不想成為什麼邪月穀的弟子,這不是個正經的勢力,單聽名字就給人一種邪惡感,早晚要涼。

但總不能一輩子窩在這裡當礦奴,那成何體統,好歹他也是新時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冇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所以這一年來他一直在努力開竅,原本他以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樹能給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幫助,可直到現在,這影子樹也依然隻是一道影子,莫說什麼幫助,有時候還會影響他的視力。

陸葉嚴重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