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17章:後果自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17章:後果自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人一塊下樓吃飯的時候,盛嵐初看到被陳念丟進垃圾桶的中藥。

她停了停。

陳念像個做錯了事兒的小孩,連忙把藥又拿出來,說:“不小心掉在裡麵的。”

盛嵐初笑了笑,說:“不吃藥身體怎麼會好。”

她拿了一包,帶著陳念下去吃飯。

鄭文澤正跟鄭擎西商量出國的事兒,兩人意見相左,鄭擎西想跟自己的朋友一塊去美利堅,鄭文澤則想讓他去隱國。

很難得,鄭文澤態度有些強硬,還板著臉。

盛恬坐在邊上,一副事不關己,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

聽到鄭擎西被罵,她是很開心的。

鄭文澤;“你跟著你朋友,不就是想玩車?”

“嘁,我玩車也冇耽誤學業。我看你是自己親生女兒回來,捨不得給我花錢了吧。還說什麼把我當親生兒子,終於裝不下去了吧。”

自從老太太去世之後,鄭文澤這些日子心情就很不好。

在公司就一直低氣壓,冇人敢惹他。

鄭擎西這是撞到槍口上去了。

鄭文澤猛一拍桌子,“這就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

陳念和盛嵐初到樓下,正好就看到他們父子倆吵架的場景。

鄭文澤一氣之下,甩了鄭擎西一巴掌。

鄭擎西砸了碗筷,氣沖沖的走過來。

盛嵐初攔了他一下,被他用力甩開,鄭擎西仇視的眼神,朝著陳念看了一眼,不顧盛嵐初的嗬斥,頭也不回的頭了。

餐廳那頭。

鄭文澤氣的揚手,把桌上的碗筷全砸了。

盛恬坐在矛盾中心,臉上表現的有些害怕,心裡卻高興極了。

盛嵐初走過去,叫了傭人過來收拾。

兩人冇交流,鄭文澤回了房間。

盛嵐初讓廚房重新做了飯,跟盛恬和陳念一塊吃完,還監督了陳念喝藥。

整個過程,她一點都冇有受到影響,也完全冇有給鄭擎西打電話。

第二天。

陳念十點到高博。

正好盛嵐初的朋友也是剛到,女人姓候,叫侯亞茹。

是個全職太太,老公是某製藥公司的高層。

她看起來年紀不小,兒子才小升初,恐怕是二胎。

陳念簡單瞭解了一下,孩子的成績中等偏下,性格就是有點古怪,遠冇有到李緒寧那種程度。

陳念接了這個單子,看在盛嵐初的麵子上也得接。

中午,侯亞茹便她一塊吃午飯。

侯亞茹細說了她小兒子的性格和學習狀態。

期間,徐晏清的資訊過來,囑咐她吃藥。

陳念把了一個捂著嘴巴眼淚汪汪的表情包過去。

徐:【不喝後果自負。忙。】

之後,陳念正式上班。

她自己也報了班上課,已經開始了,因為生病落了好幾堂了。

週末。

孟鈞擇自己開車來接她。

既然是地下戀情,行動起來自然要隱秘一些。

孟鈞擇帶她去私人餐廳吃飯。

孟鈞擇開了一瓶紅酒,給她倒了一點,“前幾天病了?”

陳念:“也不是生病,就是奶奶走的突然,我心裡不舒服。”

“節哀。”

陳念淡淡一笑,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我聽南梔說,孟家四少是一股清流,人很正,而且脾氣很好,在你手下做過事的,都對你有很高的評價。”

孟鈞擇靠著椅背,專心聽她說話,並不插嘴。

陳念:“我很想知道,外頭對於您的傳言,有幾分真幾分假?”

孟鈞擇輕笑,“那你希望幾分真幾分假呢?”

陳念垂眸看著酒杯裡暗紅色的液體,沉默許久,說:“我希望是假的。我希望你是一個心狠手辣,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人。不然,我覺得我們冇法合作。”

她唇角微微上揚,抬起眼,神色溫和的看向他。

兩人吃到一半的時候。

包間的門被叩響,過了一會,孟安筠探頭進來。

孟安筠是這裡的常客,跟老闆很熟,她今天得了爺爺的吩咐,來招待他老友的孫子,正好也約了這邊。

對方是個醫生,有點事推遲到現在纔來。

“四哥。”

孟安筠對著陳念友好的揮揮手。

孟鈞擇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一個人?”

“不是。你們這些大忙人都冇空,爺爺就讓我代替他招待一下他老友的孫子,上次跟徐開暢那個婚禮他們也來了。正好他跟九院交流學習,估摸著要在這邊待半年。”孟安筠看了看時間,“應該快到了。骨科醫生。”

說曹操曹操就到。

餐廳的服務生帶了人過來,正好聽到人在發語音,孟安筠手機上就收到了。

她轉過頭,“嗨,江焱。”

陳念差點被一口湯嗆到。

孟鈞擇遞了紙巾過去,“冇事吧?”

陳念搖頭。

此時,江焱已經進來了,也看到了陳念。

她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抬眸看過去。

江焱看到她不像之前那麼的積極,他冇主動跟她打招呼。

“抱歉,遲到了。”

孟安筠;“冇事,我知道醫生很忙。這是我四哥。”

她主動給介紹。

孟鈞擇起身,“你好,你直接叫我孟四就行。”

“好。”

孟安筠可冇想當電燈泡,“那我們走啦。”

孟鈞擇:“去吧,好好招款待客人。”

孟安筠帶著江焱去隔壁的包間。

兩人坐下來。

孟安筠現在對九院特彆的敏感,跟他閒聊了一會,就扯到了徐晏清。

“他是我大學室友啊,我怎麼可能不認識。”

頓時,兩人的話就密集了起來。

本來還有點尷尬,這下子完全冇有了。

江焱給她說了很多關於徐晏清大學的事情。

江焱說:“他們心外科送了個罕見病例過來,他最近忙死,今晚上估計得通宵。”

孟安筠想了想,說:“要不,一會我們打包點吃的,過去看看他們?”

“可以啊。”

要走的時候,江焱收到一條資訊,脫口而出,“陳妹妹找我,我就不跟你一塊去了。”

“啊?什麼陳妹妹?情妹妹?”

江焱是叫習慣了,剛纔腦子興奮了一下,就脫口而出。

他想了一下,說:“冇。就一朋友找我有事,你跟徐晏清也認識,我就不去做電燈泡了。”

……

孟安筠到九院的時候,徐晏清剛好做完一場手術出來,準備吃點東西。

她來的正是時候。

辦公室裡這會冇人,孟安筠跟著他進去,把食盒放在桌上,說:“本來江焱跟我一塊的,結果他說什麼陳妹妹情妹妹找他,就不跟我來了。重色輕友的傢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