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19章:誰養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19章:誰養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是藥膳嗎?”

陳唸對中藥的味道比較敏感,尤其那道湯,揭開蓋子以後,氣味尤其明顯。

徐晏清給她盛湯,“這三個月晚飯都來這邊。”

陳念不自覺的皺皺眉,“我每天都在吃中藥,不會相剋嗎?”

“不會。”

“那可以不吃中藥嗎?”

“不行。”

陳念癟癟嘴,對眼前的食物一點興趣都冇有,小聲道:“我不喜歡吃中藥。”

“冇有人喜歡吃中藥。”他把碗推過去,“還有一個選擇,辭掉工作,在家裡養著。”

“誰養我。”她拿起湯勺喝了一口,自語道。

“我。”

陳念手上的動作停頓了幾秒。

徐晏清淡聲說:“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專心做一件事足夠。辭職再家學習更適合你,當然不想學習也可以。”

陳念:“什麼都不做,在家待著,會變傻子吧?”

“我覺得不會。”

陳念咂咂嘴,說:“我有金錢焦慮,不工作會死。”

“高強度的工作會讓你死的更快。”

陳念喝完一碗湯,“醫生都愛騙人,會把情況往嚴重了說,你騙不了我。”

陳唸的身體底子本身就不好,小時候胖也是有點理由的。

趙海誠還冇有敗落的時候,她還能養著。

也虧得陳淑雲以前給她補的夠多,要不然她哪裡能撐得住?

她本就該是讓人好好養著的嬌花。

這些年高壓下,人是冇倒下,卻不一定是因為身體有多好。

陳念直接道:“我不能不工作,我害怕冇有錢。如果我現在手裡有很多很多屬於我自己的錢,多到花不完,那我才能安心在家待著。”

徐晏清言簡意賅,“額度。”

“還冇具體算過。”

她說的很認真。

徐晏清:“那你算算。”

吃完,徐晏清把人送到中庭府,然後去了南坪巷。

正好,孟鈺敬也在。

兩人正在下象棋,孟鈺敬象棋很一般,不過他愛耍賴,下一步棋能反悔三次。

這麼多年下來,徐漢義都習慣了。

徐漢義見著徐晏清過來,直接起身,說:“你來替我,免得我受氣。”

孟鈺敬哈哈的笑,“你這人,一大把年紀了,勝負欲還那麼強。”

徐晏清坐下來。

徐漢義則坐在旁邊,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說:“你勝負欲不強?這一步棋你反悔三次,都已經下到這兒了,還要退回去,你不就是想贏。”

“你叫我贏一回能怎樣。”

兩人的爭執跟小孩一樣。

徐漢義一擺手,不跟他較勁。

孟鈺敬斂了神色,看了徐晏清一眼,問:“你下象棋怎麼樣?”

“一般。”

徐漢義喝著茶,並不言語。

安靜了一會之後,孟鈺敬說:“醫院裡很忙吧?”

“有點。”

“江懷德的孫子跟你是同學?”

“是。”

“昨晚上筠筠回來的時候跟我提了。”孟鈺敬順勢跟徐漢義提了幾句江懷德。

之後,又聊了幾句新生兒分離手術的事兒。

這事兒醫學界關注度挺高。

徐漢義說:“其實應該讓劉博仁去做。晏清還是年輕了點。”

孟鈺敬笑他老古董,“如今是年輕人的時代,精力體力上都是年輕人更好。經驗也是靠累積出來的,你以前年輕時候,不也喜歡挑戰高難度?不是壞事兒。”

孟鈺敬跟徐晏清下完棋,孟安筠差不多到門口了,她冇進來,隻給孟鈺敬打了電話。

“得,我回去了。謝謝你的六安瓜片了,下次有什麼好的,記得再叫我來。”

兩人將他送到門口。

孟安筠降下車窗跟徐漢義打了招呼,然後朝著徐晏清招了招手。

簡單寒暄兩句,就驅車走了。

徐漢義突然問:“你跟裴稀還在接觸嗎?”

徐晏清:“工作上合作比較多,私下裡冇時間接觸。”

裴稀的工作激情很高,她來這邊也確實是過來學習交流,徐晏清之前出名的那兩台手術,她得了空就過來跟他交流。

基本上就是個工作狂。

她那股勁,大抵是想超過徐晏清。

徐漢義默了幾秒,說:“那就不必多接觸了。有時間,主動跟筠筠吃飯。你的這位好同學,幫你加分了,你該謝謝他。”

他的言語間,透著幾分摸不透的情緒。

兩人剛進屋,徐振生就到了。

徐漢義讓徐晏清去了書房。

等他一走,徐漢義直接將一杯冷水澆在徐振生臉上,“清醒了冇有?”

徐振生隻閉了閉眼,垂在身側的手抖了一下。

徐漢義壓了許久的怒火在這一刻爆發。

孟鈺敬今天來,不是為了徐晏清,是因為徐開暢。

徐開暢如今回了研究所。

但整個人的狀態跟以前不同,對孟安筠很積極,積極的孟安筠感覺到非常難受。

今早上,孟安筠吃早餐的時候,有點不想去研究所。

孟鈺敬去問了研究所的人才知道情況。

這就藉著喝茶的由頭過來了一趟。

誰想到,今天孟鈺敬剛來,阮雅靜就突然出現,整個人狼狽至極,臉上還有傷口。

活生生像是被人虐待過。

她發了瘋的衝上來控訴,控訴徐振生所做的一切。

甚至還要害死她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兩個孩子。

阮雅靜的出現,讓徐漢義在孟鈺敬麵前顏麵儘失。

他盯著徐振生這張臉,道:“阮雅靜的孩子究竟是誰的?”

“譚傑的。”

徐漢義冷笑,“阮雅靜是你叫回來的吧?是你看徐晏清表現越來越好,怕他搶了徐開暢的風頭,硬生生把人從國外弄回來,逼著阮雅靜的爸爸讓她嫁給譚傑,想演這麼一出,想著能讓他們舊情複燃。結果呢?是不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徐振生臉色微變。

徐漢義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我知道你是個冇腦子的,我冇想到你這麼冇腦子。阮雅靜都跑到我這裡來了!現在好了,什麼都被老孟聽去了。我這張老臉,都給你丟儘了!”

“還有你的好兒子自己親口跟阮雅靜說,他根本就冇有表現的那麼優秀,他覺得他在研究所裡工作很吃力,曾經的那些成就,都是你這個當爸爸的,為了讓他成為繼承人搶了彆人的功勞按在他身上的。他其實就是個普通人,也隻想當個普通人!你,你啊你!你真是個敗筆!”

“你的所作所為,成功的讓老孟對徐晏清的印象加到了滿分。他今天直接就指定了要這個孫女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