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25章:是不是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25章:是不是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幕降臨。

陳念和孟安筠精疲力儘,兩人各自躲在草叢最深的地方。

風呼呼的吹,四周圍全是沙沙聲。

陳念凝神屏氣,整個人縮成一團,睜大眼睛,注意著四周圍的變化。

她耳朵不好,這種沙沙聲很影響她的判斷。

孟安筠就在她的後方。

兩個人分開躲藏。

突然有燈光照射過來,陳念捂住自己的嘴巴,將自己縮的更緊了一點。

腳步聲逐漸往這邊靠近。

這裡是一大片深山密林,越往深處走,就越容易迷失方向。

“大哥,咱彆再往裡走了吧?”

“說的輕巧,還有那個女的不能死,到時候老闆怪罪下來,你擔著?”

“本來我們的任務就是把人送到這裡,也是接應的人叫咱們把人放在這兒。就算人冇了,跟咱們也沒關係吧。而且這塊地方凶險的很,萬一碰上地頭蛇,咱們也得交待在這裡。這裡就在緬北邊境線上,你說那小姑娘要活著回去,真被緬北那幫人帶走,她回去也廢了。”

另一個人也跟著說了幾句,“而且,緬北那邊的人過來看不到人,肯定也會找,他們對這裡比咱們熟悉,一準能找到。說不定現在已經開始找了。”

最終,他們決定放棄尋找,趁著現在回去還不難,裡掉了頭。

他們的話全數落在兩人的耳朵裡。

這讓兩個小姑娘心裡都拔涼拔涼的。

等那幾個男人走遠,周圍又重新陷入黑暗。

孟安筠小心翼翼的挪過來,抓住陳唸的手,“你聽到他們說的話了嗎?”

陳念:“聽到了。”

“我們是被人賣掉了。”

陳念想說是你不是我,“嗯。”

現在她們的困境在於,身處未知地帶,肚子又餓,體力也不夠,要怎麼自救。

陳念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一把抓住孟安筠的手。

隻有一個辦法,就隻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搶車。

搶他們的車,但對於她們兩個女孩來說,難度係數很大。

大到什麼程度,可能剛現身,就直接被他們給抓回去了。

孟安筠被陳念突然抓住,不自覺的跟她靠的更近了一點,“怎麼?”

陳念最後放棄了這個瘋狂的念頭。

這種事,隻能想想,實際操作起來,根本就是去送死。

更何況她現在腳疼,跑起來也不快。

陳念直接坐了下來,“冇什麼,先休息一會吧。”

兩個人身上能夠充饑的,就隻有孟安筠那幾個巧克力和糖。

冇有手機,在這種地方失去方向,是非危險的一件事,更何況這裡地界複雜。

可能是身邊還有個人,兩個人都冇有開始那麼緊張害怕了。

沉默許久。

孟安筠說:“你是怎麼回事?”

陳念想了想,“我也不知道,醒過來就在車上了。你呢?”

她搖搖頭,說:“我在九院等人,誰知道上了個廁所,被人從後麵弄暈了。等醒過來就跟你在後備箱裡了,也不知道得罪了誰,誰要害我。幸好有你,要不然的話,我現在可能已經被弄到緬北去了,可能已經被人糟蹋透了。”

“然後他們再找我家裡人要錢,把我送回去。這筆生意,再劃算不過了。”

黑暗中,陳念揚了揚唇,心想那起碼她還能活著。

如果能夠活著回去,糟蹋了也就糟蹋了,好像冇什麼比活著回去更重要。

陳念開始想陳淑雲了。

這一刻,她就特彆想活下去,想快點回東源市。

陳淑雲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醫院裡,如果她死在這裡了,那陳淑雲多可憐。

她抹了一把臉,說:“走好不容易從他們手裡逃脫,總不能死在這裡。”

孟安筠抬頭看了看天,能看到星星和月亮,“他們剛纔說這裡是緬北。”

“怎麼?”

孟安筠說:“我喜歡研究地理圖,我覺得會有點用。”

……

當天晚上。

警方接到了第二個報警電話,來自鄭家,鄭悠不見了。

週末兩天的補課班,陳念都冇有出現,侯亞茹打不通陳唸的電話,就打給了宋滄,詢問情況。

除了侯亞茹這邊。

李緒寧也冇等到陳念。

他直接打電話給李岸浦,質問他是不是做了什麼,陳念都不來教他了。

李岸浦:“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們是簽了合同,付了錢的,她說不來就不來嗎?”

他掛了電話,打給陳念。

手機關機倒是讓他冇想到。

打電話到高博那邊,才知道陳念是不見了。

宋滄這邊也是聯絡不上人,陳念資料裡填的緊急聯絡人是陳淑雲,但陳淑雲現在在醫院。

宋滄一下想到了鄭家。

就立刻給盛嵐初去了個電話,問他們是否有陳唸的下落。

一下子訊息傳開。

誰都冇有陳唸的下落,盛嵐初當即就報了警。

經過警察調查,陳念離開中庭府後,去了九院,最後出現的地點,也就是九院大門口,是跟盛恬一起。

盛嵐初給盛恬打了電話,要她立刻來一趟警局。

盛恬到了警局。

盛恬作為最後一個見過陳唸的人,自然要做詳細的筆錄。

她被足足盤問了一個半小時。

離開警局。

盛嵐初親自開車,出了警局大門,盛嵐初問:“是不是你?”

盛恬微的一愣,隨即扯著嗓子喊:“為什麼不是鄭擎西呢?他就冇有可能嗎?那天他跟鄭叔叔吵架,就是因為陳念,說不定……說不定就是他故意報複呢?”

“如果是,你最好立刻停手,把人弄回來。”盛嵐初麵無表情,隻放下這句話。

盛恬咬住唇,背過身去,“我不知道,不是我!我要下車!”

她叫嚷著。

盛嵐初直接踩了刹車。

盛恬解開安全帶,盛嵐初冷聲說:“彆給我做多餘的事情。”

盛恬頓了頓,快速的推開車門下車。

然,她下車後被多久,就被人綁走了。

她被人綁住手腳和眼睛,狠狠丟在了地上。

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人在哪裡?”

盛恬不說話。

有人朝她肚子狠狠踢了一腳,她尖叫:“我告訴你們,這孩子是曲召閣老闆尉邢的!你們動一下,都得死!”

“平叔誰的孩子都不認,隻認他要找的人。”男人抓起盛恬的頭髮,問:“人呢?”

……

徐晏清完成手頭最後一個緊急手術,手機上已經有了位置。

他離開醫院,去了南坪巷。

徐漢義:“孟家那邊初步鎖定了範圍,你跟著一起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