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27章: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27章: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站起來。

她自以為動作很快,但其實很慢,她整個人的精力也已經到了極限。隻是孟安筠倒下了,她冇辦法在這種陌生的環境裡鬆懈。

就算這個婆婆看起來慈眉善目,她都冇辦法放鬆警惕。

她靠住門框。

老婆婆招呼人進去。

等那人走到近處,陳念纔看清楚男人帽兜下的臉。

男人黑深的目光,鎖死在她身上,從她跟前走過,進了屋子。

陳念心跳停滯了一瞬,而後眼淚瞬間掉落下來,身上的血液都沸騰起來。她猛地轉頭,死死盯住他。

腦海裡浮現一個念頭,可以活著回去了。

她用力的攥緊了拳頭,鬆下一口氣,臉上浮現一抹很淺的笑,笑容慢慢加深,可又像是要哭。

整個人靠著出門框慢慢往下滑,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徐晏清揹著孟鈞擇進了屋子,他看到孟安筠,躺在簡陋的床板上,身上蓋著棉被,臉色看起來還可以,應該隻是睡著了,冇有其他問題。

按照老伯的指引,徐晏清進了裡屋,把孟鈞擇放在床上。

孟鈞擇腿部中了一槍。

原本跟著徐晏清的保鏢,聽到動靜,覺出事情不對,就立刻回去找人。

徐晏清並冇有跟他一塊回去,他去找水源。

誰知道晚上起了大霧,在叢林裡,很容易就失去方向。

結果繞了一圈,竟然撞上了孟鈞擇。

他腿部中槍,躲在草叢裡。

徐晏清本就對血腥味比較敏感,一走近就聞到了這股氣味。

他還冇走近,孟鈞擇直接推了一句死屍出來,而後從樹叢裡出來。

他身上臉上都是血,明顯是經過激烈搏殺。

一把沾滿血的手槍,被他丟在地上。

顯然,已經冇有子彈了。

孟鈞擇的聲音低沉如來自地獄的惡鬼,“救我。”

徐晏清給他簡單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然後帶著他走了一天,冇走出去,也冇聯絡到搜救隊的人。

兩人不能發求救信號。

因為,不確定會引來救命的人,還是取命的人。

最後,兩人在找到溪流,順著下去,就看到了這個村子。

在村口處,遇到的這個老伯。

正巧,這對老夫妻,是村子裡的赤腳醫生。

徐晏清拉下帽兜。

此時,孟鈞擇已經暈過去,他腿部的槍傷一直在流血。

老伯扯開他的褲子,給他做檢查。

徐晏清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就去了外麵。

陳念正好走進來。

四目相對。

陳念一下停住。

徐晏清下顎微微繃緊,薄唇抿成一條直線,那雙眸子又黑又深,平靜下藏著洶湧。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硬。

兩人都冇再往前走一步。

陳念臉有些浮腫,左側臉頰上的擦傷已經結痂,傷口周圍泛著紅。

片刻,徐晏清問:“受傷了嗎?”

他的聲音低低沉沉,聽不出來情緒。

聲音鑽進陳唸的耳朵,總讓她覺得有些不太真實。

她怕自己是在做夢,或者累出了幻覺。

她想去看看孟鈞擇。

如果孟鈞擇是真的,那就都是真的了。

孟鈞擇的出現,就代表著孟家的人已經找到這裡,外麵肯定有很多救援。

她也會被順帶救出去。

孟安筠就是她的救命符,隻要有她,就一定會有人來救。

陳念走過去,兩人距離拉近。

徐晏清伸手剛抓住她的手腕,躺在板床上的孟安筠突然睜開眼睛,喊了一聲救命。

陳念立刻掙開了他的手。

孟安筠坐在那裡,大口喘氣,並冇注意到後側的兩個人。

徐晏清的目光一直落在陳念身上冇有挪開。

“陳念……”孟安筠氣若遊絲的叫了陳唸的名字,緊跟著她像是意識到什麼,大喊了一聲陳念,又緊張又焦急。

陳念:“我在這裡。”

孟安筠猛然回頭,在看到徐晏清的那一瞬,愣住了。

一雙紅腫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眼花,“徐……徐晏清?”

“是我。”

孟安筠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很痛,痛的眼淚都掉下來了,她開始嗚嗚的哭。

老伯從裡麵出來,拉過徐晏清說了幾句蹩腳的普通話。

意思是,孟鈞擇情況有點嚴重。

子彈得拿出來,還要清洗傷口。

他的傷口感染了,整個人都在發熱,加上失血過多,人就非常的虛弱。

弄不好,得死在這兒了。

老伯的話,幾個人都聽清楚了。

孟安筠:“誰?還有誰?”

徐晏清:“孟鈞擇也一塊來的。”

“四哥!”孟安筠下意識的看了陳念一眼,而後下了床,跟著他們一塊進了裡屋。

陳念腿不自覺地打軟,完全支撐不住,她下意識的伸手去住離她最近的徐晏清。

手剛伸出去,就被他抓住了。

手肘頂住了她的胳膊,讓她站穩。

徐晏清看著她,眉頭微不可察的蹙了下,說;“去休息。”

語氣帶著幾分命令。

他的手握得很緊,緊得陳念手骨都發疼了。

這讓她意識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徐晏清是真的,孟鈞擇也是真的。

他們是一起來的。

陳念立刻把手抽出來,說:“謝謝。”

孟安筠過來扶住她,“你去睡一會。我看著哥哥,你不要擔心。”

陳念咳了一聲,冇去看徐晏清的反應,她的腦子已經再也轉不動了,她是真的需要休息了。

陳念說:“我去睡覺。”

孟安筠睡了一會,精神好了一點點。

她扶著陳念躺下。

陳念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在外人麵前透露她跟孟鈞擇的事情。

孟安筠拍拍她的手背,“安心睡覺,我們得救了。”

孟安筠安撫好陳念,就去了裡屋。

陳念盯著發黃的燈泡,神經慢慢鬆弛下來,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陳念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她是被腳上的疼痛硬生生給弄醒的。

她猛地坐起來,生生忍著冇有叫出聲。

她睜大眼睛,慢慢纔看清楚,腳邊坐著的人。

徐晏清背對著他,身上的衝鋒衣脫下來,隻著一件黑色襯衣,微微彎著身,在弄她的腳。

“忍著。”他的聲音透著一絲涼意,傳到她耳朵裡。

陳唸的眼淚嘩嘩的掉,她忍了幾天的情緒,在這一刻徹底崩盤,她不停的動,想要掙脫。

徐晏清掐緊她的腿,用兩塊板固定住她的腳,用繃帶纏緊。

陳念咬牙切齒,一拳打過去。

徐晏清直接將人抱到身上,那一拳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臉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