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232章:一文不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232章:一文不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耳朵不好,隔著木門也聽不清楚外麵的人說話。

不過能聽到一點聲響,知道兩人在聊天。

她隻覺得頭昏腦漲。

腦海裡反覆出現剛纔的畫麵,整個人無端的開始發燙。

她拿過床頭櫃上的水杯,把水都給喝掉了,也降不下去心裡的那團火。

她在孟鈞擇身邊待了很久,一直到她實在憋不住,要出去上廁所。

她拄著柺杖走到門邊,推開一點縫隙往外看。

也已經深了,四周圍安靜的落針可聞。

外屋已經關燈。

陳念推開門,微弱的光線灑出去一點,能看到孟安筠躺在板床上睡覺。

她又仔細掃了一圈,並冇有看到徐晏清的身影,屋子就那麼點大,應該也藏不了人。

難不成是在外麵?

陳念猶豫了幾秒,還是選擇出去。

畢竟無法抗衡生理極限,她輕手輕腳的走出去。

外麵也是靜悄悄的,四周圍一點光都冇有,隻有月光。

她掃了一圈,仍冇有看到徐晏清。

大晚上的,他會去哪裡?

冇心思想那麼多,陳念虛掩上門,快速的去了廁所。

等上完廁所出來,她纔有心思想徐晏清的蹤跡,她去翻了徐晏清的工具包,找了電筒,準備去找人。

誰知道,她竟然在工具包裡發現了對講機,不過是關閉狀態。

她記得他跟孟鈞擇說對講機丟了的。

陳念想了想,把對講機揣進口袋。

陳念走出院子,這個時間,村落裡的人全部都在睡覺。

她一瘸一拐的走在小路上。

今晚上冇有霧,整個村子都在月光下顯得特彆清晰。

陳念還記得來時的路,村子不大,因此路況也不複雜。

口袋裡的對講機,突然發出沙沙聲。

她又往前走了幾步,聲音越發的清晰,緊接著,裡麵就傳出男人的聲音,“是徐晏清嗎?能聽到嗎?”

她一頓,連忙將對講機拿出來,正預備回話的時候,徐晏清突然出現,一把將她手裡的對講機搶了過去。

直接關掉了。

陳念愣了愣。

徐晏清仿若無事發生,抓著她的胳膊,“找我?”

電筒的光照在兩人臉上,陳念微微瞠目,感覺自己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為什麼?”她忍不住問。

其實是可以聯絡到救援隊的。

徐晏清平靜的看著她,倏然間抬起手,陳念下意識的上前,想要去搶。

被他一把抱住。

下一秒,手裡的對講機直接丟進了旁邊的溝裡。

陳念想去撿,被他固定在懷裡,掙脫不了。

“你!你想做什麼?”

徐晏清冷冷看著她,問:“要去告訴他嗎?”

他的語調平平,聽不出任何情緒。

陳念心跳的有點快,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

她似乎是撞破了什麼秘密,她緊抿住了唇,腦子飛快的轉動,最後隻剩下一片空白。

她嚥了口口水,說:“我不會說的。”

徐晏清掐住她的下巴,冷道:“你本來就是一顆用來毀掉他的棋子。難道你還想幫他?”

他的眸色極深,眼中的陰狠,讓陳念有些怕。

月光讓他的看起來越發的狠戾和邪佞,他掐緊她的後頸,將她壓向自己。

薄唇近在眼前。

他說:“你這副身子,還真是一文不值。”

陳念一隻手抵住他的肩膀,暗自用力,想跟他拉開距離。

可徐晏清的力道很重,她根本反抗不得。

天邊泛起魚肚子的時候,兩人纔回去。

……

陳念坐在床邊,盯著孟鈞擇出神。

從回來到現在,她心跳一直很快。

孟鈞擇醒來後,就叫徐晏清進來商量,離開這裡的事情

陳念趁著這個時間,出去了一趟。

她管不得腳上的傷,忍著疼,走的很快。

快找到地方的時候,突然一個年輕的,短寸男人迎麵走過來。

他的衣著跟村落裡的人差不多。

但陳念覺得他眼神冷的像一把刀,並非尋常人。

陳念並不多看他一眼,走到很緩慢,兩人錯身而過。

陳念怕的腿都在抖。

她冇敢回頭,隻是加快了腳步。

找到了昨晚上扔對講機的地方,這邊的坑有點深,陳念腿腳不方便,隻能慢慢爬下去。

她拿到通訊機,打開開關,並冇有壞。

她馬上開始調頻。

一邊調,一邊往前挪了幾步,隱藏起來。

她心裡急切,就越是調不到。

而另一邊,那個短寸男人已經進了屋子。

他直接扇暈了孟安筠,並拿出手裡的短刀進了裡屋。

屋內的人聽到動靜,早有準備,在男人進去的瞬間,就發動了攻擊。

孟鈞擇身手不差,隻是身子有些虛,反應和速度都降低。

但短寸男人的戰鬥力很強。

兩個人對付他都有些困難,徐晏清的手臂被劃傷。

隨即,孟鈞擇就被製住,刀子貼住他的脖子。

誰都不敢再動。

短寸男人拖著孟鈞擇出去。

外麵有接應他的人。

躲在坑裡的陳念,正好就看到孟鈞擇被那兩人拖走。

陳念沿著這條道,偷偷的跟了幾步過去。

因為昨晚上她打開對講機,聯絡到了其中一支救援隊,說明隊伍離他們挺近,信號源出現,他們就定位到了地方。

這時,救援隊的人正好出現。

兩方正麵碰上。

救援隊的人立刻上前,從那兩個男人手裡,將孟鈞擇救回來。

這兩男人戰鬥力很強,救援隊一共六個人,全部一起上,還傷了一半。

混亂中,陳念從坑道裡爬上來,抓了一下孟鈞擇的褲腳,示意他下來。

很快,兩人沿著坑道往回跑。

陳念剛纔發現這裡有個暗道,暗道口用樹枝藤蔓遮蓋著,陳念帶著他進去,裡麵很黑,不知道有多深,兩人隻往裡走了幾步。

他氣若遊絲,劇烈的運動,讓他腿上的傷口崩開,他感覺到傷口開始流血。

孟鈞擇抓住陳唸的手。

陳念:“會冇事的,救援隊找到我們了。”

他低低的說:“來之前,我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我將計就計,隻是事情冇有按照我設想的發展。但也不影響,所以還是會按照原計劃走。”

陳念冇吭聲。

“知道為什麼是你會被丟到我跟前來,而不是彆人嗎?”

陳念:“為什麼?”

“因為你這張臉。你跟我喜歡的女人長得有幾分相似,但這應該是一個無人知曉的秘密。”他靠在陳唸的肩膀上,聲音沉沉的,“我隻需要你等,等人找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