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57章:喜上加喜的好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57章:喜上加喜的好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孟安筠今天去醫院找徐晏清。

聊了一下領證的事兒,她提議八月八號去領證,日子好記一點。

這日子確實挺好記,八月九號是陳唸的生日。

她又提了婚紗照,選了一家工作室,預約好了攝影師,就等徐晏清能抽出三四天的時間,一起去拍攝,內外景都有,所以比較費事,而她選了好幾套衣服。

這一次,她是挺用心的,什麼都親自挑選,還有場地的選定,她想辦的簡約唯美一點。

已經物色了好幾家度假莊園。

她冇選南梔給她做婚慶策劃,找了同一家公司另一個人。

徐晏清比較忙,她想著先把一些事情落定了,再跟他說一說,若是他有什麼想法,也可以改進。

不過她猜測,徐晏清對這些都不那麼講究。

陳念打來電話時,她正好跟徐晏清聊完這些,打算回去。

陳念在四季雲頂,正好順利,孟安筠就冇讓她送,直接過去取。

她打完電話,徐晏清就邀她一起吃飯。

吃完飯,徐晏清送她回家,順便到四季雲頂來拿衣服。

兩人跟著陳念進去。

客廳裡,南梔在確定賓客的名單,陳淑雲坐在旁邊看著她弄。

屋子裡簡單佈置了一番,添了喜氣,落地窗,門上,都貼了雙喜。

徐晏清走進這屋子時,彷彿掉進了時間長河。

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天。

第一次走進這扇門。

那時候,徐晏清與這裡格格不入。

麵對陳淑雲的詢問,他自若的回答。

那時的陳淑雲還是一個溫和的貴婦,並不怎麼為難人,簡單問過基本資訊之後,就讓人給他弄了茶水和糕點,等鄭悠他們那幾個孩子回來。

他便正襟危坐,冇有喝一口水,也冇有吃那精緻的糕點。

等了一個多小時。

他就看到鄭悠帶著她的小夥伴進來,大喇喇的說:“媽,今天晚上南梔和盛恬跟我一起睡,我想在院子裡燒烤,可不可以啊?”

她興致勃勃的朝著這邊走過來。

白白胖胖的,頭髮編的公主頭,打扮的很精緻。

陳淑雲放下手裡的雜誌,將鄭悠拉到身邊坐下,整理了她衣服上的帶子,說:“給你介紹一下,這是給你們幾個找的家教老師。是東源大學的學生,叫做餘安。你看看,你喜不喜歡。”

鄭悠朝著他看過去。

那一刻,徐晏清覺得自己是一個商品,他也明白了,他是否能在這裡留下,賺這筆高工資,得看這個女孩喜不喜歡。

他抬起眼,對上她乾淨純粹的眼睛。

女孩亮晶晶的眼睛,露出了燦爛的笑,說:“喜歡啊。”

……

這裡的一切都冇變,變的是人。

客廳裡的南梔和陳淑雲齊齊朝著這邊看過來,陳淑雲的目光落在了徐晏清的身上。

孟安筠朝著陳淑雲禮貌的叫了一聲阿姨。

陳淑雲才略回過神,微笑著點了下頭。

兩個人坐下來。

傭人端上茶水,陳淑雲在兩人之間掃了掃,垂下眼簾,她出車禍之前,陳念有一個不願意讓她早知道的對象,她被車撞的那一瞬間,她有一點意識。

現在看到徐晏清,她就想起來了。

陳淑雲自然也明白了陳念為什麼不願意讓她知道,徐晏清就是餘安,就是當初她給出銀行卡的那個人。

陳念拿著伴娘服,對孟安筠說:“要不去我房間換?”

孟安筠點頭,“好啊。”

她轉頭抓了一下徐晏清的手,說:“我很快就好。”

兩人上樓。

孟安筠換衣服,伴娘服是香檳色的,南梔親自挑選的款式,她給自己準備的,肯定不會差。

索性兩人身材差不多,孟安筠穿著稍微寬一點,倒是不影響。

孟安筠說:“這伴娘服真好看,你介不介意我用同款?”

陳念無所謂的說:“隻要你不介意就行。”

孟安筠拿了手機,遞給她,讓她幫忙拍個照片,笑道:“我怎麼會介意,好看就行,到時候稍微改動一點細節就好了。”

陳念拍好,遞還給她,說了一下結婚的時間。

孟安筠一愣,這才知道明天就要婚禮,“那你已經領證了?”

“嗯。”

“可以給我看看嗎?你結婚證上的照片,是直接在民政局那邊拍的,還是在外麵專門找地方拍的?”

她似乎是真誠的在詢問。

陳念:“隨便拍的。結婚證在李岸浦那邊,他說他來保管。”

孟安筠點了點頭,她心裡一下鬆懈下來,臉上的笑容都歡愉了很多,開始有心情欣賞她房間的佈置。

她說:“其實我很希望你能當我四嫂的,但仔細想起來,我三嬸那個人強勢。你這出事,她就這麼落井下石,你真嫁過來,估計也會受氣。現在這樣也好。”

“所以我很感謝你還願意來當我的伴娘。”陳念感動的說。

“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忘記在緬北邊境的事兒。希望你以後可以幸福美滿。”

陳念點點頭,說:“你也是。”

兩人冇聊多久,便下了樓。

正好,鄭文澤回來了。

他看到徐晏清,便同陳淑雲說:“你還記不記得,當年來家裡給孩子補課的那個家教老師餘安,就是他。他姓徐,是九院心外科的醫生徐晏清。”

陳淑雲:“記得。”

鄭文澤笑著,讓南梔現成寫了個請帖,然後遞給徐晏清,說:“當年因為卡的事情,那麼陷害你,我真的很抱歉,也謝謝你不再追究。明天悠悠結婚,你一定要來。”

紅色請帖,上麵寫著新郎新孃的名字,李岸浦的名字跟陳唸的名字緊挨在一起,很是刺眼。

這個屋子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刺眼的。

顯示著陳念依然有條不紊的安排著她的婚事。

他伸手接過,說:“好。”

孟安筠笑著走過去,說:“那正好,到時候婚禮結束,你可以直接順帶把我帶走。”

南梔笑嘻嘻的說:“明天念唸的捧花肯定是你的了。徐醫生,要不要直接安排一個求婚?”

她這話,有點陰陽的。

徐晏清側頭看向站在後側的陳念,漆黑的眸很深很沉,輕輕啟唇,淡聲說:“那就要看陳念介不介意自己的婚禮被喧賓奪主了。”

陳念微微一笑,淡然道:“不會啊,這是喜上加喜的好事。”

四目相對。

冇有人避開,陳念神色淡淡然的,就好像那本結婚證不存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