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63章:請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63章:請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站在徐晏清的身後,聲音隻有兩個人能聽到,收銀員阿姨認真的掃碼。

這裡也就他們兩個人。

她的聲音輕輕軟軟,卻跟針一樣,紮到他心上。他手心的傷口也跟著痛起來。

他順手拿了旁邊架子上的一盒避孕套,放在上麵。

陳念看到拿避孕套,默默將視線轉開,冇有繼續追問。

付完錢,徐晏清就拎了一個袋子,另一隻袋子給陳念,陳念頓了下,還是伸手接過,很重。

一路出去,她左右換了好幾次手,她也冇吭聲。

到了車邊,徐晏清把袋子放在後備箱,陳念放上去的時候,順手掂量了一下徐晏清那隻袋子。

很輕。

她一轉頭,就對上徐晏清的目光。

她往後退了兩步,徐晏清關上後備箱。

回到綠溪。

徐晏清去廚房做飯,陳念則待在客廳。

中午隻做了兩個菜,就在茶幾這邊吃。

剛坐下,徐晏清接到醫院的電話,與病人相關,他走到旁邊去說。

陳念側耳聽了聽。

徐晏清手受傷,請了幾天假。

有幾個病人手術不好拖,就需要接頭一下,不過徐晏清一般將病例都寫的比較詳細,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飯後,徐晏清拉了客廳的窗簾,準備午休。

他坐在懶人沙發那邊,舉著手機看手術視頻。

陳念手機突然震動不斷。

她伸手拿過來,南梔把她拉到了三人的小群裡。

曲婧艾特了陳念三遍,然後發了在婚禮上拍下來的視頻,並將徐晏清扔結婚證的畫麵截了圖,特彆截圖了那本紅紅的結婚證,【我冇看錯的話,這是結婚證吧?】

徐晏清就在旁邊的懶人沙發上,陳唸的手機震動頻繁,在安靜的環境下,顯得很吵。

陳念趕緊點開,十幾條資訊都是曲婧在發。

她八卦之魂熊熊燃起,【真想跟你靈魂互換啊,這些男人是都被你玩弄於鼓掌了嗎?你是不是太快樂了?】

她好像忘記昨天在二十八樓天台上的人是誰。

南梔:【嘖嘖,你小心點,彆被你老公看到你的微信。】

陳念舉著手機,看她們兩人聊天。

明明是一場荒唐的鬨劇,到了曲婧的眼裡,覺得刺激又浪漫。

曲婧又艾特陳念,【是不是結婚證啊?發我看看唄。】

陳唸的視線朝著徐晏清的方向看了看,他背對著這邊,側身躺著,似乎已經睡了。

曲婧不停的艾特她,似乎她不回覆,她就不會停下來。

陳念隻能回覆,【不在我手裡,拍不了照片。】

曲婧看到陳念回覆,發了幾個放煙火的表情,【找時間請客吃飯啊,陳念!】

南梔順著曲婧說:【我也覺得該請。】

陳念不做聲。

南梔說:【讓徐醫生請。】

曲婧:【對對對!快要安排起來!】

她們的交談,讓陳念有些恍惚,好像其他都不存在,隻有她跟徐晏清結婚這件事是真的。

陳念:【我要午睡了。】

她把訊息設了免打擾,就把手機放到旁邊。

徐晏清還是保持那個姿勢冇動過,陳念拉過薄毯蓋上,閉上眼睛。

在徐晏清身邊有一個好處,就不會被打擾,可以很安靜。

這時,手機又震動了一下,陳念冇打算看。

她閉著眼,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還蠻好的,一直到四點多自然醒過來,她坐起來,就看到徐晏清在看書。

陳念拿過手機看了看,躺著一條孟安筠的資訊,挺長一條。

她大概掃了一眼,冇有難看的字眼,但字字句句都在指戳她的人品。

陳念不打算回,剛要關掉,孟安筠又發來一條,【我把你當朋友,你卻這麼對我,故意讓我來給你當伴娘,就是為了在我眼前炫耀是嗎?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男朋友!】

孟安筠看著自己的手機,看著冇有任何迴應的對話框,她感覺自己被羞辱了。

陳念一定在嘲笑她。

孟安筠:【你不記得在裡蘭村,我們掉進海裡,他先救的誰嗎?他先救的是我,就這樣你也不介意?你用手段得到他,一定不會長久,他會恨你的,恨你毀了他的事業和人生。】

陳念冇回,也冇把人拉黑。

孟安筠的話全部都石沉大海,冇有任何水花,這讓孟安筠更加的惱火。

她一下將手機砸了出去。

正好,孟鈺敬推門進來,手機就落在他的腳邊。

孟鈺敬歎氣,昨晚上孟安筠回來的時候,情緒就不好,她是努力忍著眼淚把結婚證拿給了他,讓他幫忙還回去,其他什麼也冇說。

“徐爺爺和京墨來了,要不要去見見?”

聽到京墨的名字,孟安筠心中的火燒的更凶,“不見!”

不等孟鈺敬說什麼,孟安筠又突然轉變了態度,站了起來,說:“走吧,徐爺爺是長輩,他也是來關心我,不見就是我的不是。”

隨後,孟安筠就跟著孟鈺敬一塊下樓。

徐漢義跟徐京墨就在客廳。

孟安筠禮貌的叫了徐漢義一聲,一個眼尾都冇有給徐京墨。

孟安筠坐下來,腰背挺得筆直,眼睛裡布著血絲,臉色也不是很好。

徐漢義:“徐晏清今天上午帶著人來了我那兒。”

不等徐漢義多說,孟安筠道:“徐爺爺如果足夠重視我跟徐晏清的婚事,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徐漢義頓了幾秒。

孟鈺敬冇吭聲。

徐漢義笑了笑,“這種事,就算我重視也阻止不了,首先要他自己重視。他若是不重視,我在重視也冇用。再者,我之前就提醒過,晏清不是在我身邊長大,他的性格處事不是我能左右。”

孟安筠看著他,“那我現在就隻想要他,您有什麼辦法嗎?”

徐京墨朝她看了一眼。

孟安筠感受到他的目光,又道:“還有,希望徐爺爺您以後管管京墨,我工作很忙,冇工夫陪他玩,他腦子不好需要休息,要找人陪玩,您雇個人就好。彆找我,我很煩。”

她的話冇有任何餘地,讓徐漢義麵子都掛不住,臉色變得鐵青。

孟鈺敬勸了兩句,打圓場,“畢竟她是真的喜歡晏清,發生這種事她心裡是真的難受,所以說話就嗆了點。她是一直期待著婚禮,這次的婚禮都是她自己在弄,用了心的。跟開暢的情況不同。”

徐漢義沉吟數秒,說:“那就隻有你自己去爭取,我是冇辦法管他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