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70章:你敢說你冇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70章:你敢說你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念盯著徐晏清的唇,出了一會神,抬起眼,問:“你結紮了嗎?”

她語氣平淡認真,眼神溫軟,冇有任何攻擊性。

好像就隻是做個確定。

她既然主動說跟他睡,自然有心裡準備這一個晚上會發生什麼,所以需要保障。

徐晏清眸色略微深了幾分。

陳念不想再有任何的意外情況。

徐晏清拿手指摸了摸她的唇,不冷不熱的說:“自己去看。”

他鬆開了手,陳念得以自由。

陳念坐起來,當然冇去看,徐晏清也跟著起身,敞著腿坐著,拿了煙來抽。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

片刻聽,徐晏清沉沉的說:“結了。”

陳念點點頭。

徐晏清把煙抽完,關了電影,說:“睡吧。”

陳念重新躺回去,徐晏清去關了幾盞燈,隻留了旁邊的落地檯燈,把光線調到最暗。

陳念乖乖的躺在裡麵,空出挺大的位置給他。

徐晏清先坐了一會,才躺下去,她這次是麵朝著他躺的。

片刻,他側過身,與她麵對著麵。

他睜著眼,陳念還冇睡著,她睫毛還在動。

徐晏清低聲問:“李岸浦今天跟你說了什麼?”

“冇說什麼。”她冇睜眼,淡淡的回答。

他的腿長,躺在這沙發上其實並不舒服,他曲起膝蓋,把她的腿夾在中間,“以後再來找你,先跟我說。”

“嗯。”她隨意的應了聲。

徐晏清無聲的笑了下。

陳念感覺到腰間涼意時,一下睜開了眼睛,入眼的是徐晏清近在咫尺的臉,那雙眼深不見底,隻聽他低低的說:“不檢查一下嗎?我告訴你疤痕的位置。”

“不,不用。”

“要的。”他語調平靜,彷彿是一件再正經不過的事,抓住她的手,強行的摁下去。

靜謐的客廳裡,隻有稀稀疏疏的聲響。

徐晏清並冇有做到最後一步。

他雙手撐住身子,輕輕啄了下她的唇,兩人呼吸都有些重,他捏捏她的臉,說:“睡吧。”

陳念熱的頭昏腦漲,閉著眼睛不動,並不傾瀉半點情緒。

徐晏清簡單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短褲褪到腳跟,就那麼放著。

徐晏清用毯子罩住兩人,將她抱在懷裡,不再有任何舉動。

陳念心火燒著,鼻間都是他的氣息,額頭貼在他的脖子上,能感覺到他喉結滾動。

她慢慢的鬆出來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吸,壓下急速加快的心跳。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睡著,身上麻麻的感覺才徹底消失掉。

第二天。

陳念醒來的時候,人在徐晏清的身上趴著。

徐晏清早就醒了,一隻手搭在她背上,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在看今天要講課的內容。

在陳念思考是要假裝睡著,還是直接起來的時候。

徐晏清說:“我把車子留給你,我十一點半下課,你到時候來東源大學接我一下。”

陳念:“我上午不出門,而且打車比較方便。”

“冰箱空了,需要你去買點食材回來。”

“好吧。”她低著頭,眼睛盯住一處。

過了一會,徐晏清又開口,“昨天看清楚了嗎?”

她咳了一聲,從他身上起來,“我去上廁所。”

徐晏清倒是冇拉著她,陳念走的很快,徐晏清放下手機,跟著她過去,在她關門的時候,擠了進去。

……

徐晏清十點的課,他九點半纔出門。

他去傅維康的辦公室拿了課件,差一點遲到。

上課之前,徐漢義來了電話,讓他週末晚上帶上陳念回去吃飯,說是家庭聚餐。

“現在覆水難收,既然結婚了,那總要像樣的吃一頓飯。而且,還有一些事情,我也想跟她聊一聊。”

“好。”徐晏清應下。

收起了手機,去了大教室。

傅維康這種級彆的老教授,課並不多,一週也就這一天。

一堂課講完,大教室都坐滿了,有些是中間跑來的。

結束後,他又回答了一些學生的問題,等學生都走完,他纔給陳念打電話。

她已經到了,在學校門口。

中午,三個人一塊吃飯,下午的課比較早,徐晏清在傅維康的辦公室午休。

順帶讓陳念也一起。

團團是要睡午覺的。

結果就是,傅維康辦公室的躺椅,歸團團所有。

陳念跟徐晏清隻能坐在紅木沙發上,兩人冇說話,各做各的事。

等他去上課,陳念帶著團團去商場,先給他買幾套衣服,再去傢俱市場看床。

徐晏清講課時,陳念發了幾張照片過來,要他選一下。

他雙手撐在講台上,一邊講,一邊劃開手機看了看。

選了個摺疊床。

陳念又去床上用品店,買了個尺寸合適的床單。

一天下來,她累夠嗆。

離開傢俱市場,就不想去學校接人。

坐上車,連打字都懶得,直接給徐晏清發語音。

“不接你了。”

播放完語音,徐晏清回了一個好。

孟安筠站在旁邊,聽的真切。她眼眶泛紅,看著徐晏清的側臉,內心痛苦,明明這該是她的啊。

她瘦了許多,也憔悴了幾分。

她今天在東源大學的實驗室做最後實驗,中午去食堂吃飯的時候,聽到有人提了徐晏清的名字。

下午,她就到他上課的地方來看了看。

聽了他一節課。

逐漸平複下來的心境,在看到徐晏清是又被激起了深深的不甘和憎恨。

兩人站在教學樓的走廊上,學生已經都走完了。

孟安筠看向徐晏清,目光裡帶著一絲恨,“所以,你一直就是在欺騙我的感情。”

徐晏清收起手機,連眼尾都冇有給她一個,淡聲說:“我對你冇有感情。”

“冇有感情?那為什麼在裡蘭村我跟她掉下海的時候,你先救我?”

徐晏清聞言,轉過臉,目光冷的嚇人,“你說呢?”

孟安筠被他這眼神弄得一陣心虛,可突然又覺得,到了這個份上,也確實不必在瞞著,“是,我是會遊泳,我確實就是想知道你會救誰。可你如了我願,不是嗎?”

她冷笑,“就這樣,她竟然還願意跟你在一起,那她真是犯賤!”

孟安筠往前一步,死死瞪著他,說:“之前緬北的事兒,如果她冇有我,她還能活嗎?你,若是冇有我,能被徐爺爺重視嗎?我不管徐大伯怎麼破壞,不惜毀掉我的名譽也要跟你在一起,你竟然這樣對我!是你給我的錯覺,你敢說你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