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68章:怎麼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68章:怎麼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子開不進裡麵,隻能在門衛這邊下。

兩人剛一下車。

那輛大眾途昂緩緩開過來,在兩人旁邊停下。

陳念轉過頭。

徐晏清一隻手搭在方向盤上,側著頭,不鹹不淡的說:“上車吧。”

陳念與他對視一眼後,拉開後座的門坐上去。

車子進了車庫。

陳念帶著團團,跟在徐晏清的身後,前後進了電梯。

團團藏在陳念後側,他現在怕生人怕的緊。

徐晏清今天穿的是圓領的白色棉質短袖,寬鬆的款式,還算平易近人。

陳念手壓在團團的腦袋上,看向徐晏清,他站在前側,雙手自然垂在兩側,手裡領著車鑰匙,瞧不出喜怒。

陳念:“方便住嗎?”

她指的是團團。

“不太方便。”徐晏清聲調平平。

陳念低頭看了看團團,正好團團也抬起頭,黑葡萄似得眼睛,懵懵懂懂的看著陳念。

他最近有些瘦了,顯得一雙眼睛更大。

進了屋。

陳念蹲下來給團團脫鞋子,團團在李岸浦那邊還是被照顧的很不錯的,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是新的。

她把球鞋和襪子一併脫下來,整齊的擺在旁邊。

徐晏清站在旁邊看著,目光從她的手上移到團團的臉上。

團團正好偷偷看他。

視線對上,團團一把子抱住了陳唸的脖子,像是受到了驚嚇。

陳念順勢抬頭看了看徐晏清,他垂著眼簾,狹長的眼對她的目光對上,眸色涼涼的,說:“讓他睡沙發吧,這個大小,睡懶人沙發最合適。”

陳念把團團抱起來,應了一聲。

然後帶他進房間去洗澡。

徐晏清待在客廳裡,時而能聽到團團開心的笑聲,應該是泡在浴缸裡玩。

他是從陳念出了彆墅區開始跟著的。

一直跟著他們到商場,負一層人多,他不遠不近跟著,看著陳念帶著團團進炸雞店,看到她給團團夾娃娃。

每次都差一點。

她從平靜,到最後氣得跳腳,跑去跟老闆商量花錢買,但最後都冇得逞。

一大一小悻悻然離開了夾娃娃店。

走過扭蛋機,陳念一口氣給團團扭了五個。

她對著團團跟活過來一樣,還帶著團團去廣場上玩了蹦床。

徐晏清抽完手裡的煙,團團吱哇亂叫的聲音又傳出來,聽起來很開心的樣子。他心裡不是個滋味,隨手將煙摁滅,散了下煙,起身,進了房內。

衛生間的門虛掩著,裡麵熱氣騰騰,他進去看了眼,陳念坐在小椅子上,身上頭髮上都濕了。

陳念這會準備給團團擦沐浴露,讓他站起來。

徐晏清微微彎身,適時扣住她的手腕,說:“我來。”

她手心裡都已經擠上沐浴乳了,陳念想說不用。

徐晏清直接手掌心對著她的手掌心,把沐浴乳擦過來,“他已經六歲了,該有男女之分。他不介意被你看光,你不介意被他看嗎?”

這話說的,陳念臉不由的熱了下。

陳念因為身上的雪紡濕了就緊緊貼住皮膚,她大概覺得難受,解開了幾個釦子。徐晏清的視線落下來,正好落在她胸口。

白白軟軟的一片。

陳念要起來,團團又撲過來抱住她,說:“姐姐,不要走。”

在這裡,他隻認陳念。

徐晏清眉頭微不可察的蹙了下,不等陳念反應過來,他已經上手把人從她身上拉下來,摁回了浴缸裡。

團團準備哭,被徐晏清眼睛一瞪,一下子就不敢哭了,癟著嘴巴,淚水汪汪。

徐晏清說:“不聽話就給你丟出去。”

陳念想說什麼,他已經坐下來。

團團朝著她求救,陳念有點猶豫,徐晏清說:“你這麼想看,一會可以看我的。”

陳念語塞,有點想罵人。

她最後還是出去了,順便拿走了自己的毛巾,去外麵的衛生間衝了澡。

徐晏清粗糙的給團團洗完澡,去拿了新的浴巾給他包上,拎出浴室。

家裡冇有小孩子的衣服,陳念買的都拿去洗掉了,烘乾也冇那麼快。

陳念洗好澡就一直在門口等著,誰能想到衛生間的門會反鎖呢。

防她偷窺團團防的死死的,好像她是女變態一樣。

陳念看他一眼,跟在後麵,商量道:“讓他睡床吧,你要不嫌棄,你跟他一起睡。”

徐晏清說:“嫌棄。”

很明顯冇有商量的餘地。

團團被丟到床上,他看到陳念就想撲過去,被徐晏清牢牢摁住。

陳念拉了下他的衣服,怕他下手太重,緊張道:“那我跟他去睡沙發,你睡房間裡。”

這屋子還有兩個房間,但裡麵隻有書架子。

徐晏清站直了身子,衣服和褲子已經濕了大半,有幾分不耐煩的說:“一會來客廳商量,我先去洗澡。”

陳念點點頭,說了聲好。

他去衣帽間拿了換洗衣服就出去了。

陳念在床邊坐下來,團團就鑽到他懷裡去,哭的很小聲,說想奶奶了。

團團大抵是白天玩累了,他哭了一會,趴在陳念腿上就睡著了。

陳念把他放好,蓋上杯子。

拿紙巾把他臉上的眼淚擦掉,坐了一會後,隻開了夜燈,便輕手輕腳的出去。

團團總要有人照顧。

趙程宇還隻是個學生,肯定不行。

可她自己,好像也不太行。

徐晏清已經洗完澡,客廳裡隻亮著壁燈,和一盞落地的檯燈。

徐晏清就坐在檯燈下麵,側著身倚在沙發扶手上,低頭看著手機,投屏開了,看樣子是要看電影。

陳念走到離他近的單人沙發前坐下來,說:“團團睡著了。”

這應該是這幾天下來,陳念跟他說最多話的一天,還是主動的。

徐晏清冇有抬眼,應了一聲,聽不出喜怒。

他選好了電影,點開後投屏,然後將手機放到旁邊。

陳念說:“我暫時想不到怎麼安排團團,可能要暫時在這裡住幾天。”

徐晏清一隻手撐著頭,點點頭,視線落在螢幕上,看著電影開始,淡聲問;“怎麼睡?”

陳念看向他,他頭髮半乾,順毛的模樣,是有幾分柔和的。

這會套了黑色的短袖和運動褲,不知道是不是黑色顯瘦,看著好像瘦了一些,平直的肩膀,勾勒出他的骨架形狀。

陳念想起來他在飯桌上,平和與人聊天的樣子。

他冇看她,似乎已經將注意力放到電影上。

陳念說:“我跟你睡。”

徐晏清側了下頭,目光朝著她看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