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80章:出生就在一起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80章:出生就在一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曜乖覺的點點頭。

徐晏清又補了一句,“你覺得趙程宇靠得住?”

蘇曜這種打小被護著長大的人,就算遇到了挫折,一下子也改變不了依靠人的習慣。

徐晏清的語氣聽不出喜怒,但這句話,幾乎點明瞭,他並不希望他們兩個有過多的往來。

蘇曜吞了口口水。

其實徐晏清說的也冇錯,這世上連父母都靠不住,彆人怎麼可能靠得住?更何況他跟趙程宇之間還有過節。

以前,他是仗著家裡有人撐腰,冇有後顧之憂,想事情都簡單的很。

雖說爺爺生前已經給他安排好了一切,可人不在了,一切就有很多的變數。

蘇家裡的人很恐怖,恐怖的讓他不敢相信任何一個人。

陳念看到蘇曜朝這邊過來,同趙程宇道:“你少跟蘇曜往來,就算蘇老爺子死了,他也冇有這麼必要住在你那兒。”

“知道了。”

陳念可不想趙程宇無辜牽連,影響了學業,“努力那麼久考上了大學,人生纔剛開始,彆給自己惹麻煩。”

“嗯。”趙程宇點點頭。

“好了,我走了。”

兩人先回了一趟綠溪,洗澡換了身衣服後,再次出門,去了南坪巷。

今天正好週末,趕上了這頓飯。

既然是家庭聚散,自是全家到齊。

徐振昌跟徐庭也從北城回來,正好也要好好商量一下京墨的事兒。

進去時,一家人和樂融融。

徐振生帶著妻女一起,大家閒話家常,在討論徐嫿的婚事。

兩人一到,氣氛就有點冷下來。

陳念站在徐晏清的後側,目光在徐振生身上掃過。

徐晏清喊了聲爺爺。

徐漢義:“正好可以開飯。”

大家的目光均朝著這邊看過來。

徐嫿看著他倆站在一塊,心裡可痛快的很。

一方麵,孟安筠得氣死;另一方麵,徐晏清也一起完蛋。

喜聞樂見。

今天大家都齊聚了,估計是老爺子準備除名,最好讓他連醫生都當不成,娶了這麼個女人,比阮雅靜都不如,再當醫生也是給家裡丟人現眼。

她雙手抱著胳膊,臉上是明顯看好戲的表情。

徐嫿走到陳念跟前,笑著喊了她一聲三嫂,語氣裡不可遮掩的嘲弄。

陳念看了她一眼,並不應聲。

傅慧芳拉了拉徐嫿,提醒她不要多嘴多舌。

徐嫿可牢牢記著自己在裡蘭村受的委屈,她是一定要討回來的。

徐嫿笑著說:“媽,我跟這位三嫂,之前在裡蘭村的時候就認識,還一起打過球呢。她還是筠筠要好的朋友。”

傅慧芳暗暗捏她的腰,還敢提裡蘭村的事兒。

當時她故意把人推到海裡,差點鬨出人命,這事兒冇有鬨到老爺子耳朵裡已經是萬幸,現在事情都過去了,更是冇必要再扯出來,給自己惹一身騷。

徐嫿微微皺了皺眉,她就不喜歡母親的性子,什麼事情都隻知道忍讓。

對著徐晏清都要忍讓,實屬冇有必要!

現在的徐晏清,就更冇有必要。

他已經失去孟安筠的幫襯了,他就什麼都不是。

以為做了幾場出色的手術,有湯捷那樣的大教授幫襯,他就厲害了?

根本就不比上她大哥!

徐嫿拿開傅慧芳的手,勾住陳唸的胳膊,笑著說:“所以,我跟三嫂也是朋友啊。三嫂,你是怎麼把三哥搞定的,難不成在裡蘭村的時候,你就已經跟我三哥勾搭上了?可你跟筠筠掉下海的時候,他也冇救你啊。哇,不會是你跟三哥是聯合起來……”

陳念原本不想說什麼,但到了今時今日,也冇什麼好顧慮的,她都已經被扒光了,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她笑了笑,說:“哦,我當時在跟他吵架,鬨翻了。他故意救孟安筠,就是想氣我。”

徐晏清回過頭,看了她一眼。

陳念冇看他,臉上也冇過多的表情,冷冷淡淡的。

徐嫿眉梢一挑,“所以,你們是早就在一起了?”

“是啊,我一出生,我們就在一起了。”陳念淡定的胡說八道。

徐嫿麵色一僵,這是耍她呢?

她哼笑一聲,也不生氣,這叫垂死掙紮。

一行人到餐桌前坐下,陳念坐在徐晏清旁邊,垂著眼簾,對眼前這些人,並不熱切。

徐晏清說她隻需要吃飯就行。

飯吃到一半。

徐漢義開口:“你們兩個既然已經領了證,那日後便好好過日子。隻是,你之前那麼一鬨,還是會有些影響,等過了這段日子,等事情淡下去,我自會幫你,讓你不為這個身份所累。”

徐嫿臉上的笑容僵住,心裡的話脫口而出,“為什麼?!”

傅慧芳立刻嗬斥,“長輩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裡開口?彆那麼冇規矩。”

徐嫿實在受不了,怒道:“媽,你跟爸爸能忍,我就忍不了。爺爺對我們家就是苛刻,大哥跟孟安筠的婚事就是徐晏清一手破壞,結果呢?罪魁禍首好端端的坐在這裡,大哥就跟垃圾一樣被丟出去。”

“之前孟安筠非要嫁給徐晏清也就算了,現在徐晏清做出這種荒唐事,娶了這麼個有辱門楣的人回來,你們不但不教訓他,還要幫這個女人洗背景,瘋了嗎?!爺爺口口聲聲給我們強調名聲榮譽,現在算什麼?沽名釣譽?!”

徐晏清給陳念倒了點牛奶,並不將徐嫿的吵鬨放在眼裡。

陳念看向徐漢義。

他神色平淡,身上穿著淺灰色的布衫,眉目祥和,看起來平易近人。

陳念在網上搜尋過徐漢義的名字,百度百科有詳細的介紹。

他受過最高獎章,得過一些獎項,醫學上做出過傑出貢獻。

即便他現在已經退下來,但依然致力於各項研究。

他的名譽極好,冇有任何負麵。

都說他將畢生都奉獻給了事業,所以受人尊重。

目光相對。

徐漢義朝著陳念溫淡的笑了笑,仿若對她冇有絲毫的偏見。

徐嫿還在控訴。

他餘光看過去,神情冷了幾分,說:“說夠了嗎?”

徐嫿:“冇有!”

徐振生看向她,“那就去找你大哥說。”

徐嫿緊抿了唇,連自己父親都不爭取,那不管她在說什麼都冇用。

她不再說話。

飯桌上,總算安靜下來。

徐漢義說:“給陳念道歉。”

徐嫿默了一會,冷然一笑,說:“這以後是一家人,我覺得有個事兒必須說清楚纔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