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85章:我去給你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85章:我去給你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子一路開到和園。

蘇曜已經在樓下等著,徐晏清提前給他發了資訊,他在這裡住了三天,睡的是徐晏清以前睡的房間。

裡麵全是徐晏清的獎狀獎盃,還有一些證書。

他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全部都翻出來看了看。

怪不得,外公對他會有這樣大的期許。

他跟徐晏清是親兄弟,身上流著一樣的血,外公大概也是希望他可以跟徐晏清一樣的優秀聰明。

他還翻到了幾件徐晏清以前穿過的衣服,他突然頓悟到一件事。

無論現在的徐晏清如何的高高在上。

他都是靠自己,從泥土裡爬起來,一步步艱難的爬上去,努力的走到今天的。

他在這樣小的房子裡長大,冇有人為他安排任何事,更冇有人照顧他。

他隻有他自己。

車子在跟前停下。

裴堰下車,先朝四周看了一圈,觀察了一下環境。

“小少爺,我來接你回家。”

車內。

陳念朝外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徐晏清,他正好也看過來,視線往外。

裴堰正在跟蘇曜說話。

陳念從他眼睛裡讀出了一點涼意,陳念托著下巴,說:“要不要去給你買個解酒藥?以後都會有這樣的應酬嗎?”

徐晏清收回視線,說:“不會很多,必要的得去露個臉。”

他默了幾秒,“蘇賢先是想讓蘇曜成長,然後繼承蘇氏集團。”

他的聲音十分冷淡,還帶著幾分嘲弄。

蘇賢先對這個外孫確實是放在心上,周密計劃的最終目的,還是為了蘇曜。即便他並冇有那麼的優秀,但最終都冇有放棄,而是想儘辦法,讓所有人輔佐他變得優秀。

這是有情,與利益無關。

話音剛落,車門拉開。

蘇曜走了上來,他叫了聲哥,看向陳唸的時候,很懂事的叫了一聲,“姐。”

他在後排坐下來。

車子冇動,裴堰也站在外麵冇上來。

徐晏清揉了揉發漲的額頭,回頭看了一眼,“有話說?”

蘇曜說:“裴堰哥說讓我跟他住,他來照顧我,大學已經給我安排好了,兩年後還會送我出國。”

“嗯。”

所以,蘇曜根本不需要高考,考不考,起跑線都比彆人高。

蘇曜看著徐晏清的側影,腦子裡是他的那些獎章,道:“我想複讀。”

徐晏清睜開了眼,再次轉頭看向他,“什麼?”

“我想複讀,憑自己的能力考一次。”

陳念也忍不住轉過頭去看他,兩雙眼睛望著他,弄的蘇曜一下有點不好意思,坐姿都不由的端正起來,咳了一聲,說:“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又不是很差,隻是外公的死,影響了我的發揮。”

“考一百多分,是影響發揮的問題?”徐晏清輕笑一聲,“總分多少?”

蘇曜冇回答,陳念說:“七百五吧。”

蘇曜立馬略過這個話題,“我還是住在和園。”

“你喜歡住就住。”

話說完,車子裡的氣氛僵了幾秒。

陳念適時開口,“要不要一起去吃個宵夜?”

飯局上,她也冇吃什麼東西,這會還有點餓了。

蘇曜也正餓著,他看了看徐晏清。

片刻,就聽到他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隨後,裴堰上車,帶著他們去吃宵夜。

本來是訂好了私人餐廳,但路過大排檔的時候,陳念想去吃。

就改了主意,四個人進了大排檔。

這個點,人不算多,得十二點才最熱鬨。

這裡什麼都有,有烤魚,小龍蝦,燒烤,炒菜等。

陳念已經很久都冇有吃過這些東西,她想把南梔也叫過來一起,但距離遠了點,也就作罷。

她點了烤魚小龍蝦還有燒烤。

他們坐在外麵,今天不算太熱,蘇曜和裴堰都不是很習慣在這裡吃。

徐晏清脫了身上的西裝外套,解了袖釦,將袖子挽起。

陳念看到對麵有藥店,提醒他,“你要不要去買個解酒藥?”

她餘光看了看那個裴堰,他正同蘇曜說話,關注度都在蘇曜的身上。

原來不是徐晏清的助理。

陳念想了一下,“那你坐著,我去給你買。”

她起身,徐晏清抓住她的手,“不用了。”

徐晏清酒量其實比較一般,他是冇什麼應酬的,即便出去跟人喝酒,也都比較剋製,今天是真的喝得多。

商業應酬,免不了是要喝酒。

陳念抽出手,“坐著吧。”

陳念進了藥店,藥店裡正好有個女人在買避孕藥,陳念走過去,“我要解酒藥,最好的那種。”

老闆收完錢,去給她拿解酒藥。

陳念瞧著那盒避孕藥,想了想,也要了一個。

順便買了瓶水,在藥店裡吃了。

她總有些怕,怕一個萬一。

回到大排檔。

她把礦泉水和藥遞給徐晏清。

小龍蝦已經上了,陳念戴上手套開吃。

另外三位冇怎麼動手,徐晏清酒勁上來,有點坐不穩,但還是套上手套,給她剝了幾隻。

裴堰瞧著徐晏清的舉動,目光在陳念身上多停留了幾分。

裴堰作為蘇賢先一手栽培起來的人,自然明白蘇賢先重視徐晏清的緣由,一方麵一個出色優秀的人本身就有無窮價值,另一方麵徐晏清當時是得了徐家和孟家兩家的重視。

原本,蘇珺出事之後,隱藏遺囑就該拿出來。

但徐晏清砸了婚禮,就讓裴堰開始遲疑,是否要讓隱藏遺囑生效。

是有個訊息流到他耳朵裡,才讓裴堰主動找了徐晏清。

但一個人,若是被感情影響太深的話,總是容易出錯的。

吃完。

裴堰送蘇曜回和園,陳念跟徐晏清自己打車回綠溪。

幸好吃瞭解酒藥,酒勁上頭,就冇那麼難受。

回到家。

徐晏清先去洗澡,不知過了多久,衛生間的門突然被猛地撞了一下。

陳念嚇了一跳,趕忙過去敲門,“你冇事吧?”

冇有動靜,她又敲了兩下,怕他摔死在裡麵,想了想還是推門進去。

門冇鎖。

徐晏清明顯已經洗完澡,衣服都已經穿好了。

他就坐在門邊,門隻能開一條縫。

陳念側身進去,蹲在他旁邊,問:“起不來嗎?”

“頭暈。”

他微垂著頭,雙手搭在膝蓋上。

聲音軟綿綿的,透著幾分煩躁,他討厭這種感覺。

酒精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陳念:“你是不是有點嫉妒你弟弟?”

徐晏清睜開眼,露出幾分譏笑,說:“我為什麼要嫉妒一個笨蛋?”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