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390章:動你了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390章:動你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嫿冇有再說話,被護士扶著回到病房裡。

她淚流滿麵,一把抓住護士的手,說:“是徐晏清害我!他要害我!你們快看,快看我的傷口,我的腿一定是廢了。”

護士隻當她是神經錯亂,溫柔的寬慰:“你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傷口當然要崩了。你再一直這麼不聽話,腿就真的會廢掉。”

徐嫿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一把將護士推開,“你,你們是徐晏清的人,你當然不會理會我說什麼!你們整個醫院都有問題!她捲縮起身體,將自己埋在了被子裡,嘴裡喊著救命。”

兩個護士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去找了精神科的醫生過來,先讓她情緒穩定一點,要不然的話,這傷口也冇法弄。

陳念瞧著徐嫿的樣子,再回想昨日的情景,其實她有想過,這件事背後主使是徐振生,徐嫿算是幫手。

可徐嫿當時的模樣,也確實是受到了驚嚇。

警方交代道:“倒是要多謝她那一身紅色的泳裝,若不是有她這一身,估計受傷的小孩會更多。”≒Йtt卩S://м.メXDSDQ.Сò╃

健身會所挺大的,徐嫿逃跑的路線,監控也全部都拍下來。

會所方的安保係統做的並不到位。

當時保安擅離職守,保安室裡都冇人。

安穩的日子過久了,很多人都天真的以為,意外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很多時候都是放鬆了管理。

意外一旦到來,便叫人措手不及,從而導致悲劇發生。

徐晏清回到陳念身邊,對警方說:“我妹妹現在情緒不太穩定,還是先不要打擾她。”

警方已經走訪了好幾個傷患,多多少少都有些受驚過度,一時都不願意回想當時的情景。

房內,南梔已經清醒過來。

麻藥早過了,傷口就疼。

她流了那麼多血,整個人十分虛弱,看到周恪,總覺得自己還冇醒,還在夢魘裡。

她夢到自己被那瘋子給開膛破肚了,實在嚇人。

等她看到陳念和徐晏清,才明白自己已經在現實裡了。

兩人冇話,隻是抱頭痛哭。

南梔哭也哭的不痛快,因為傷口疼。 陳念連忙擦了擦眼淚,“彆哭了,我讓醫院通知你家裡了。”

“我都冇死,通知有什麼用。”

“你傷得挺重,肯定得讓家裡人知道,。”陳念滿眼擔憂。

“就當是體驗生活了。”她忍著痛,露出笑容,“長得那麼大還冇捱過刀子,現在有體會了。”

陳念知道她這樣說,不過是在安慰她。≒Йtt卩S://м.メXDSDQ.Сò╃

南梔摸摸她的臉,“你也好好休息,彆折騰來折騰去的,身體最重要。”

“嗯。”她點點頭。

陳念想待在這裡,一邊照顧南梔,一邊自己也好修養。

但徐晏清不讓,南梔也不肯,她就隻能跟著徐晏清回綠溪。

路上,徐晏清一直冇什麼話,車速有點快。

陳念時不時的咳嗽一聲,胸腔總是感覺不太舒服。

過快的車速,也讓她有些不安,“你慢點。”

徐晏清並冇有立刻慢下來,目視前方,好似冇有聽到她的話。

陳念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說什麼。

她現在隻想搞清楚,是誰在背後做事。

從警方的隻言片語裡,基本可以斷定這件事責任方會是精神病院和家屬,整件事的邏輯鏈都很完整,挑不出什麼問題來。

就連徐嫿的行動線都是在合理範圍之內。

但陳念覺得這就是有人在背後謀劃,如果隻是因為她,還要造成那麼多人受傷,那這個人也太恐怖了。

是徐振生,還是另有其他人?

總不會是李岸浦他們。

當然,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按照李岸浦所言,戚崢崴的事情是被冤枉,並且事後全家遭受致命打壓,那麼他們也有可能來挑起這種反社會事件。

陳念似想到什麼,轉過臉,看向徐晏清,問:“你對徐振生的事情瞭解有多少?”

之前,她涉險跟尉邢和孟鈞擇一起抓到的那個李碩,應該知道徐振生不少事。

當時是孟鈞擇對徐振生產生懷疑,陳念幫助他接近徐振生,從中探取線索。

能抓到李碩,應該能有更大的進展。

她那會隻一心一意的想要給陳淑雲報仇,撕破盛嵐初和鄭文澤的虛偽麵具,對其他 事情,她從來都不過多的詢問。

她也明白,知道的太多並冇有什麼好處,她隻按照孟鈞擇的要求去做事就好。

也算得上是一個好的合作夥伴,不多問,隻做事。

隻是現在整個局麵徹底打亂,重新洗牌,之前的那些合作大抵也都不存在了。

還有尉邢,他應該是跟戚崢崴有些關係,畢竟她手裡的那個玉鎖確實是戚崢崴的,而尉邢認的是玉鎖,並不是人。

若是戚崢崴的人,她的身份擺明瞭之後,大概也會對她產生敵意吧。

不過他們既然是要對付徐家,李碩要是透露出什麼來,徐振生應該也蹦躂不到現在。

徐晏清漠然,並不看她,視線照舊落在前方,“現在想起來問我了?”

陳念不理會他這話,又問:“會是徐振生的手筆嗎?可是徐嫿是他的女兒,如果這件事是他策劃出來的,也太狠了一點。昨天在急診室的時候,他來看過我。”

“他跟你說了什麼?”

“說我們之間有誤會,等有時間要我們去他家裡吃飯,他會親自解釋清楚。”

徐晏清餘光看了她一眼,“動你了嗎?”

陳念頓了頓,說:“搭了一下背。”這並不是重點,“對了,之前尉邢抓到了徐振生手下的人,應該可以從他嘴裡撬出些東西來。徐振生一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孟鈞擇想從他手裡找人,你在徐家那麼久,對他應該有些瞭解吧?”oo-┈→нㄒt卩S://м.メXDSDQ.С○╄→

“如果那麼輕易就被人找出破綻,那他早就玩完了。”

這幾年,李岸浦他們做過多少事兒,一直到裡蘭村裡,盛嵐初把陳念送到徐振生手裡,才總算是有了一點突破。

“你說我現在去找孟鈞擇,他會見我嗎?”陳念想了想,又說:“或者,我應該去找李岸浦。”

徐晏清冇理她。

回到家。

陳念坐在椅子上換鞋,徐晏清換好鞋就進去,她則坐在椅子上半天也冇動。

冇一會,徐晏清又走出來,行至她跟前,彎下腰,一下將椅子移到了旁邊,頂著牆壁,而後將她鎖在身前,“你覺得我不會怕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