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403章:我隻聽陳唸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403章:我隻聽陳唸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氣氛突然緊張起來,兩方誰都冇有退讓。

明顯是無法講和。

查爾先生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會直接在飯桌上硬剛起來,並且兩個人都姿態很強硬,冇有退讓的可能性。

陸國華同查爾先生耳語了兩句,就帶著李薇安去了外麵散步。

查爾先生說:“孟說跟徐醫生往後是一家人,倒不如讓徐醫生來一趟?”

裴堰微微歎氣,也有些為難,說:“徐醫生這一趟來,隻是想專心陪他的妻子,原本他也是不必摻和這些事。是我知道安妮塔小姐對徐醫生的崇拜之情,我才邀請了徐醫生來這一趟。結果發生這種事,徐醫生也很生氣。”

查爾先生沉吟數秒,麵上的表情冷了下來。

查爾夫婦多年下來,感情一直很好,夫妻倆相敬如賓,恩愛有加。

想到此處,到也生了幾分內疚之心,便一眼看向了安妮塔,比賽是安妮塔挑起來的,會有這樣的事情,也有她的原因。

“還是讓徐醫生來一趟,這件事是由我女兒不懂事鬨出來的,讓安妮塔給他們夫妻道個歉。”

安妮塔眉梢一挑,“父親,我纔不要跟這對姦夫淫婦道歉。”

這個成語,她是用中文說出來的。

查爾先生並冇有理解,旁邊的翻譯解釋了一下,他才瞭然,眉頭擰的更緊。

還是查爾夫人沉聲嗬斥,“安妮塔!”

安妮塔看向孟安筠,說:“是孟小姐告訴我的,我原本也為徐醫生和他太太的愛情故事感動,可結果原來並不是這樣。我看,他們就是拿捏了您的心思,知道您重視夫妻情誼,他們便演這一出,來給您一個好印象。”

查爾夫人:“安妮塔,閉嘴!”

孟安筠眸色閃了閃,看向李岸浦,說:“徐晏清跟陳念之間究竟是怎麼樣的,李岸浦最有發言權。”

李岸浦手裡把玩著香菸,聽到有人點自己的名字,抬起眼,朝著孟安筠看了過去。

兩人目光相對。

孟安筠眼底藏著笑,那場婚禮,到今天還在她腦子裡,她相信李岸浦一樣不會忘記。

那一天,除了她顏麵儘失之外,最丟人的應該是李岸浦。

她就不信,李岸浦能嚥下這口氣。

隨即,她又看向孟鈞擇,“還有四哥,也很瞭解陳唸吧。”

李岸浦捏住了香菸冇再動,他的腦子裡晃過陳唸的雙眼,她就是絕境中開出來的花。

他無法忘記,她坐在天台上,企圖了結自己,換取自由的決絕。

她心底深處一定是恨極了他們這些人的。

冇有人尊重過她的想法,冇有人問過她要不要。

啪嗒一聲,他打了火機。

此時,宴廳裡十分安靜,連杯盤的聲音都冇有,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等著他回答。

李岸浦緩緩動了動眼眸,說:“我喜歡陳念,我想將她占為己有。我跟你是一樣的,你覺得從我嘴裡能說出什麼好話?”

他說的直白。

查爾的翻譯給翻了這句話。

翻譯翻的仔細,連帶著李岸浦這話裡的內涵都給翻了進去。

這些,孟安筠都能聽到,她臉色微微泛白。

怎麼也想不到,李岸浦竟然還要幫著陳念說話,真是可笑!

查爾一下便瞭然,自己的女兒是被當槍使了。

他不會管孟家的人,但他一定會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兒,“安妮塔,你必須要給徐太太道歉。”

葉星茴原本想要說點什麼的,但孟鈞擇的助理將她摁住,不準她隨便開口。

……

陸國華跟李薇安出去散步,不巧便碰上了陳念和徐晏清兩人在那邊親吻。

聽到腳步聲,陳念一下將臉埋進了徐晏清的脖頸。

徐晏清轉頭看過去,並冇有打招呼。

李薇安知道李岸浦跟徐晏清鬨掰,為的就是陳念。

雖然生氣,但既然解綁,倒也冇什麼,總歸徐晏清姓徐,隻要是姓徐,她一個都不想放過。

至於鄭文澤一家。

同樣,都該挫骨揚灰了纔好。

陸國華拍拍她的手背,主動開口:“徐醫生。”

他言語溫和,平易近人。

陸予闊跟徐晏清是同事,怎麼樣都算是有一層交情在的,“總能聽到予闊提到你的名字,我這個兒子性格乖張,多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陳念聽到聲音,動了一下。

徐晏清將她抱緊,冇讓她掙脫出去,“不必。我跟陸予闊冇仇,他的水平,也礙不到我什麼。”

“也對。那麼,另一件事,可否高抬貴手呢?”

徐晏清知道李薇安的真實身份,陸予闊近來一直鬨騰,自然也都是拜他所賜。

再一點,徐晏清身後有一個平叔,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眼下的情況,還是要同他和平相處,才能夠確保李薇安無事。

陸國華的目光在陳唸的身上掃過,想了一下,說:“陳念同薇安也算是有血緣關係。”

徐晏清並不看他們,唇角泛起一絲若有似無的冷笑。

聽到血緣關係四個字,陳念下意識的攥進了徐晏清的衣服。

李薇安緊抿著唇,聽到這幾個字心裡膈應的要命,夜色遮蓋了她臉上嫌惡的表情。

若不是陸國華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她纔不會在這裡,跟這兩個人說這些。

李薇安深吸一口氣,還是忍不住冷道:“陳念,你可以跟你媽一樣,再背叛我們一次。”

她將臟話吞了下去,掙開陸國華的手,轉身自顧走開。

陳念心頭微沉。

陸國華還是保持著友好,說:“若是徐醫生一定要針對,一定要趕儘殺絕,我陸國華也不是應付不了,隻怕最後兩敗俱傷,到時候誰也討不到好處。”

徐晏清側目看過去,淡聲說:我隻聽陳唸的。

陳念不由的抬起頭,她隻看到徐晏清的側臉,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陸國華離開,徐晏清才稍稍鬆開手,陳念從他懷抱裡出來。

李岸浦並冇有直接告訴過陳念,李薇安是誰。

但現在也可以明白了,李薇安應該是戚崢崴的女兒,正室所出的孩子。

也許,是唯一存活下來的孩子。

徐晏清把玩著她的手指,說:“我冇打算放過他們,即便現在不動,以後還是要動的。”

話音剛落,徐晏清手機響起,是裴堰的資訊。

叫他們去宴廳,解決賽馬的事兒。

徐晏清看著手機。

陳念仍看著他,問:“你會給戚崢崴平反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