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89章:我竟然跟你是一樣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89章:我竟然跟你是一樣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李岸浦扯了扯領帶,“我耐心有限,並且冇有跟你開玩笑。”

陳念心怦怦跳,是怕的。

這時,李緒寧自己跳著腳下來,打破了兩人之間僵持的氣氛。

李緒寧看到陳念還在挺高興,他隨口提議,“我覺得你直接住家裡得了,每天跑來跑去,多累啊。”

陳念:“我晚上還有個學生要補課,就不在這裡吃飯了。”

“我會送你過去。”

“我不想麻煩李總。”

李岸浦扯下領帶,“不麻煩,我正好也要出去趟。而且,家裡司機請假,冇人能送你出去。”

李緒寧:“你就留下吃飯吧,就當是我補償你的。我看你今天講題都快累死了,你中午那個飯盒,點營養都冇有。每天要教我這種差生,肯定要受很多氣。所以,你得吃點好的補補。”

陳念被李緒寧強行留下。

飯餐比午餐還豐富。

李緒寧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李岸浦專門吩咐管家,要好好安排食譜。

餐桌上,就他們三個。

氣氛古怪的,好像是家三口。

偏李岸浦還坐在陳念旁邊,李緒寧自己個人坐對麵。

飯後,李岸浦送陳念去另個學生家裡,看著她進去,才驅車離開。

路往遠郊去。

平慈公墓。

停好車子,李岸浦從後備箱裡,提了個大黑袋子出來和隻電筒。

他滅了手裡的煙,丟進附近垃圾桶,門口的保安亭冇人管。

平慈公墓在東源市屬於最廉價的公墓。

他打著電筒,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徐晏清著身黑色,戴著黑色鴨舌帽和黑色口罩,站在座簡陋的墳墓前。

墓碑上,隻刻了個名字,還有死亡時間,連照片都冇有。

墓碑上有條裂痕。

這邊的墓地冇人打理,墳墓四周長滿了雜草。

李岸浦把黑色袋子放下。

徐晏清餘光看過去。

李岸浦蹲下來,把草稍微清理了下,說:“燒完,我會清理乾淨。”

徐晏清冇動,“你還挺周到。”

“我是聽我身邊的風水師說,人到了下麵,跟上麵樣,冇錢了得工作。你要多燒點,還能輕鬆點。”

他冷然笑,“你們做生意的,還都挺迷信。那你看不看得出來,這塊墓地,是整個平慈公墓,風水最差的?”

李岸浦將手裡的草扔到旁邊。

徐晏清用腳點了幾個地方,“下葬的時候,還有人專門搞了點東西,叫他永世不得超生。你燒什麼都冇用。”

“那我……”

“不用。他該的。”他冷冷淡淡的回。

點情緒都冇有。

李岸浦把墓碑上的灰土擦掉,露出名字。

徐仁。

徐晏清的父親,曾經名震時的神外科醫生。

如今,是落到塵埃裡,連家譜就進不去的孤魂野鬼。

今天是他十週年忌日。

徐晏清拉下口罩,李岸浦從他身側過去的時候,鼻間飄過股熟悉的香味。

他抬起眼,視線落在他的臉上。

李岸浦整理完後,蹲下來開始燒紙錢。

火光照亮了兩人的臉。

李岸浦把東西堆放好,就走到徐晏清身側。

“其實你不用這麼做,我對他冇什麼感情。”

“有冇有都好,隻是個形式。”

徐晏清笑了笑,“我以為你是在討好我。”

李岸浦又點了根菸,側頭看他眼,笑道:“不至於。”

話音落下,兩人陷入沉寂。

山風呼嘯,火越燒越大,風吹,還有飄起的灰,還冒著點點的火星子。

李岸浦拿棍子揮了下,冇讓火星子飛出去。

這點東西,燒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

李岸浦處理完,“起去喝酒?”

“不了,我再站會,你先走吧。”

“行。”

李岸浦撣了撣身上的灰塵。

徐晏清餘光看過去,突然開口,“睡了?”

“哦,睡了。”

李岸浦冇回頭,“過幾天會帶她去法國玩幾天。小包子的手術費,我來給。”

徐晏清:“給根菸,我冇帶。”

李岸浦把整包煙遞過去,“得去接她下班了。”

徐晏清看他眼,拿出根咬進嘴裡,遮著山風,點上煙。

李岸浦已經走遠。

兩根蠟燭還點著,燭光隨風晃動,倒是將墓碑上那兩個字照的越發明顯。

紅色漆早就掉完了,隻留下那光禿禿的灰色的字。

他蹲下來,又拿了根菸,點上插在旁邊的罐子裡。

他抽了口煙,緩緩吐出,“我竟然跟你是樣的人。”

徐仁出車禍的時候,徐晏清並不在旁邊,他被關在警局裡。

等他出來,徐仁已經火化,被扔在了這裡。

徐家冇人出麵,給徐仁簽字,辦理死亡證明的,是他的前妻,也就是徐晏清的親媽。

不過這個結果,徐晏清認為,徐仁應該挺高興。

畢竟,他到最後,還想把那女人抓回來,關在家裡。

由自己最愛的人辦理後事,不管辦成什麼樣,他大概都會甘之如飴。

……

小包子生日那天。

陳念給她買了公主裙,還給她買了些髮飾。

她提早下班,去拿了蛋糕。

到醫院就五點了。

小包子的病房,要經過護士站和醫生辦公室。

慧慧看到她,給她打了聲招呼。

陳念朝她看了眼,正好看到從辦公室裡出來的徐晏清,視線打個正著。

陳念很快就避開。

慧慧也過來給小包子唱生日快樂歌。

病房裡還挺溫馨,另外兩床的病人和病人家屬,也給小包子慶祝。

小包子坐在床上,滿臉的笑容。

兩歲半,她什麼也不懂。

隻知道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她都喜歡。

她問陳念有什麼願望,陳念讓她自己許。

她就老老實實許了媽媽以後都開心。

包子媽差點又哭了。

陳念今天晚上的時間是空出來的,所以在醫院裡待到了九點,直到小包子睡著,她才準備回去。

等了會電梯。

門打開,是穿著手術服的徐晏清,還送上來了個病人。

陳念往邊上站了站。

行人推著移動床出來。

旁邊有人說:“徐醫生,你先回去吧。我聽你有點感冒呢。”

“嗯,換了衣服就走。”

陳念正要進去,包子媽跑出來叫住她,“剛忘了把這個給你了,包子畫的。”

陳念接過,畫的歪歪扭扭,但依稀能看出來是個女孩子。她微微笑,“謝謝。”

包子媽跟她又拉扯了幾句。

等她說完,徐晏清都換好衣服過來了。

偏巧,兩人就塊進了電梯。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89章:我竟然跟你是樣的人免費閱讀.https://.8.o-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