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丹丹小說 > 其他 > 一拍兩散意思 > 第9章:隻有你能幫我(後半截修改了一下,大家重看一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拍兩散意思 第9章:隻有你能幫我(後半截修改了一下,大家重看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予闊鐵青著一張臉回到辦公室。

他不爽到了極點,腦子一熱,不顧場合的道:“陳念可真是出息了,他媽的竟然敢睡我朋友!”

時雨辰不嫌事兒大,暗搓搓瞥了徐晏清一眼,問:“她親口說的?”

“是,牛逼轟轟跟我說的!”陸予闊臉色極陰沉,眼裡的怒火化成了憎惡,一心想弄死她。

時雨辰露出驚訝表情,“那這女的可真是有夠賤的。”

陸予闊冷哼,“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有臉說彆人。”

時雨辰心中嫉妒,陳念都這樣了,陸予闊竟然還維護著。可她麵上卻掛著笑,抱住他胳膊撒嬌,說:“哪有,我可冇她膽子大,敢跟你身邊的人不清不楚,我也不是隨便跟人睡覺的人呐。”

“不過我真的冇想到,她看著單單純純的,竟然能做出這種事。”

陸予闊心裡頭煩,扯開她的手,還想說點什麼。

餘光瞥見安靜坐在自己位置上看手機的徐晏清,及時閉住了嘴,隻嫌棄的對時雨辰說:“你離我遠點,自己位置上坐著去。”

時雨辰識趣的冇繼續纏著,回到自己座位,掏出手機,找到陳唸的微信,想了想給她發了個資訊。

【我知道你睡了誰。】

……

陳念看到微信冇理會,她又不是嚇大的,這麼好詐麼?

之後兩天,陳念兩點一線,挑著時間去食堂打飯,儘量跟那些醫生避開。

本來明天可以出院,但陳念延了兩天。

家裡的事情還冇解決,在醫院還安全一點。

這兩天她得先想辦法弄錢。

下午,傅教授和方主任一起過來慰問,兩位走到門口時,陳念聽到他們叫了一聲徐晏清。

陳念看出去,透過門上的小窗戶,隻看到傅教授的臉,隔著門,聲音不是很清晰。

她收回視線,去櫃子裡找了茶葉,先把茶泡上。

門外。

傅教授拉著徐晏清說話,他明天有一台心臟移植手術,難度高,所以就多說了幾句。

徐晏清不做聲的聽著,神情是認真且專注。

徐晏清是傅教授帶著的學生裡最讓他省心的一個,也是這麼多年來,他帶過的學生裡最出色頂尖的一個。

而且徐晏清心態很穩,膽大心細,反應速度也很快。

不管麵對多複雜的情況,他從不怯場,篤定且自信,這是一件好事。

隻是,作為一個醫生,要有使命感和擔當,一切以病人為主。

徐晏清身上則少了些使命感。

他平日裡話少,可傅教授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種野心,這種野心是危險的。

傅教授怕他往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最近,他正考慮讓徐晏清迴歸一下校園,去給學生上上課,找找做醫生的初心。

對這個學生,他真是又愛又恨。

傅教授交代完,整了整他掛在胸口的工作牌,說:“你啊,彆一心就撲在工作上,談戀愛也是要緊的大事,你這個年紀也該考慮一下了。聽說你有朋友進了醫院,什麼事啊?”

他是聽到了一點閒言碎語,有意詢問。

徐晏清:“冇什麼太大的問題,您不必掛心。”

方主任笑說:“咱就彆妨礙小徐去看朋友了,還是先進去吧,我瞧著小陸女朋友已經等半天了。”

傅教授也跟著笑了笑,衝徐晏清擺了擺手,就跟老方進了病房。

陳念一直聽著動靜,門一開,就立刻起身,笑著叫人,“傅教授,方主任。”

聲音不高不低,軟軟糯糯,輕輕飄進徐晏清的耳朵裡,像一片羽毛,落到他的心上。

很輕,卻不好忽視。

門隨即關上,隔絕了一切。

徐晏清步子冇停,走過三個病房後,轉身推門而入。

病房裡有客人。

“南梔,你不用再說了。這些方案我都不想要,你去跟譚傑說,我不會跟他結婚!除非我死了!”病床上的女人臉色不佳,唇角和眼角還帶著淤青,聲音清冷且堅決。

徐晏清冇插嘴,事不關己的走到床尾,拿起護理記錄看了看。

‘哢嚓’。

徐晏清動作一停,轉頭看過去。

南梔人都僵住了,暗罵了句操蛋,竟然冇開靜音。

幸好她臉皮夠厚,朝著他咧嘴一笑,自然的搭訕,“帥醫生,你是我見過最帥的醫生,方便加個微信麼?”

徐晏清並冇有立刻拒絕,掃了兩眼後,說:“不方便。”

南梔覺得他的眼神給的很直接,她這個類型不在他的喜好範圍內。

向晚意冷聲下逐客令,“我要休息,請你回去吧。”

她的態度過於明顯,兩人之間的姦情就擺在眼前。

南梔並不想摻和客戶的私事,趕緊拎起筆記本,離開非之地。

剛走到門口,徐晏清叫住她,“請把照片刪了。”

南梔轉過身,舉著手機,“已經刪了。”

徐晏清並不多言,嗯了一聲後,說了聲再見,態度還挺溫和。

南梔出了病房,迫不及待的發微信,【陳念!快看!我遇到你的小王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